“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黄喻】夏念(上)

- CP:黄少天×喻文州,伪古风。

- 就是炖个十八叉,未完待续,断后路。

- 标题是 @水流花開 起的,有疑议找她!



  时近小满,午后一场豪雨冲刷去南越地几分湿热蒸郁,庭前芭蕉叶片沉沉坠着,似水又似油欲滴未滴。一名未及弱冠的少年蹑手蹑脚走到廊下,才挑起一线门帘,一阵沁凉风透进屋内,榻上传来一声唤:“李远?”

  名叫李远的少年平时最是胆大热络,此时却陡然心虚,退又不是,硬着头皮踏进室内:“当家的……”

  床上青年面孔白净,泛着虚弱苍白,一双沉静眼睛不喜也带三分笑,声音放得极轻,问:“出什么事了?”

  “……”不等李远踯躅,青年早已猜到,“少天回来了?”

  早知没什么瞒得过蓝溪阁喻大当家,李远索性把心一横:“黄少两个时辰前就回来了,见您吃了药还昏迷着,再三问了徐大夫确认没大碍,提剑就出城往微草堂讨说法去了。”

  “胡闹,这有什么说法可讨。”青年皱眉坐起,牵扯右肩伤口,抽口凉气靠在床边。

  又一阵风卷挟清凉水汽进来,李远眼前一花,便见一名乌黑长发高高束起的劲装青年把佩剑往桌上当啷一扔,疾冲向榻前扶住喻文州双肩,剑眉攥紧,还带着未褪尽的残怒,手上力道却轻而慎,顺势坐在榻边,右肩不着痕迹支撑过去。

  跟在劲装青年身后一名还未束发的少年冲李远做个鬼脸,使个眼色,两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以下请走 → 不老歌 


后续请戳 → (下)



评论 ( 30 )
热度 ( 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