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了,再发一记!
拉票拉票~!

诈尸冒头,请为我们少天投一票!!!

人间无趣,卸载了。
如果有一天不再回来,请为我清空内容。

歌舞升平过节,
看一眼乌烟瘴气,白眼翻到后脑勺。

一点破事,挖空心思两面三刀带节奏,
作为一个现充,只能简单粗暴归结为,

神他妈的,网上困久了,心理变态。

(保留继续开怼的权利。)

视乎睡醒后起床气有没有消,
再来决定要不要继续怼tag里那个狗屁不通的双标傻叉。

什么叫黄喻占着黄少天tag
我CP里没黄少天吗?

偏要占,偏要发。我CP还能再打三十年。
傻[哔]滚!

余怒未消编辑一段:

我不懂、也不care你们这帮混粉圈混到脑子都被腐蚀成海绵体(如果原本有脑子这种东西的话)的低龄熊孩子每天不好好写作业,想的都是些什么鬼。

总之,地图炮我CP,欺负我朋友的,
吃我一顿臭骂再说,滚蛋!

再补充编辑:

现充久了讲话粗野,
实名辱骂那些躲在小号背后,狗屁不通、胡吠乱咬的怂哔王八蛋:

你们这帮智商残缺、精神扭曲、不事生产,俗称闲得蛋疼,只有外观疑似人类的脓包废物,
有空盯着虚拟人物和网络数据,单方面宣布精神胜利,
实际上阴沟里的屎壳郎都比你们对地球有贡献,至少屎...

给唐柔的生贺文写得只剩最后一点的时候看到这个,怎么说呢,整个人都出于一种气炸的状态。

可能你觉得,这可能是需要找新的阵地,买更大的硬盘的事情。可我看到的不仅是这样。是多少年来,封耽美的理由都是借淫秽、道德之名,把法条扩大解释到同性恋。至于作品里有没有、有多少色情成分,在所不论。

我只问一句,你是否同意,把同性恋题材作品一刀切地封了,和把异性恋题材一刀切地封了,在合理性上是同一回事。
不同意的话,就是歧视,就是区别对待。

还有许多话要说,但一时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希望还能顺利地把生贺赶出来。

三百年不登陆,一上来就看到一串内容违规屏蔽的通知,而且大部分臣妾根本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比如一首苏永康的《那谁》,比如图片里的毛姆《月亮与六便士》的摘抄……)真是一口气噎得上不来!

借由妖都蝴蝶蓝感谢祭进行的大型面基REPO

全是……全是吃的……


铃铛铛铛铛:

我感觉我真的,跟妖都八字不合。

来回都晚点一个多小时,因为到达区在修整,不得不为了牡丹楼的大鸡排在机场暴走。

展会当日在酒店挺尸,并且为了身份证第二天还要早起(我起得最早)


最后的最后,明明是由于我摄像水平过于出众所以才都是我拍!【并不


穆寒:

多图慎入。

本来想一一@ ,但又实在懒得找人,就这样吧,相关同学自取→_→


这次的摊位就很祥瑞了,具体可以从我们的摊宣里看到,这里不多说了。

具体到我自己的祥瑞,就是本来可以请的假因为突发情况请不了,不得不4号下午走7号上午回,...

黄粱一梦二三年

三年前发了条微博:
最是人间留不住,作者爬墙坑无数。
桃李春风一坑久,江湖夜雨十年更。
转了好几百,可见大家心里都有那么几个能代入的。

这两天说起想填《纸牌屋》,意外发现居然还真有人惦记。我对自己向来没什么信心,总觉得陋文不堪回首,有这么几位还在等的,已是莫大惊喜。

于是回过头忍住尴尬仔仔细细重温了一遍。
感叹,那时可真是,小心谨慎又认认真真啊。

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是,番外篇里,有那么一两处身影,在那个时候,其实是有着某一个心里惦念的人,不自觉照着样子写了下来。
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兜兜转转,终于还是永远失去了那个人。许多记忆也在刻意压抑下慢慢淡忘。
——我自己的“纸牌屋”原来如此脆弱,风一吹就四散了...

啊,我的LO竟然还活着……

……居然还有人为了刘皓在掐(。

好想填《纸牌屋》……

年终事情繁杂,没了写总结的心情。

新年计划列了一堆,多是三次元相关的事。

又过一年,又老一岁,时不我待。


坑暂时放一放。都没打算要弃,但短期内没精力顾及。

愿网络内外,各自安好。

明天外出至节后,提前说声新年快乐。

【全职|耽美|黄喻】标题还没想好!(01-02)

“剑诅,第九十八夜”


- CP:黄少天×喻文州,久别重逢设定。

- 很久以前写的大纲,修改了开头,挖个坑。


01.


  G市的冬天在不下雨的时候有着一年到头最好的阳光,尤其到下午三四点,洒金的光彩混入香槟般粉泽的柔和,让这座本身就缺乏酷烈气质的城市又平添了几分温和。

  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即使刚从邻市回来就要直奔会场,喻文州也没有多少行色匆匆的急躁。实际上,在他从事活动策划行业这几年间,即使再紧急或者难缠的状况,也难得见他露出焦虑。

  据助理李远解释,这家集团公司布置会场的项目上个月就在谈了,倒是不复杂,赶洋节目搞个圣诞联...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