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天作之合(11-12)

- CP:王杰希×唐柔

本文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喵了个大咪的……就这么两行居然被咔嚓……


※ 10 ※


11.

 

一夜都仿佛浸泡在潮湿混乱的梦境里。

掌心在胸【UKW】口柔软挺【UKW】立的位置催生混沌的欢【UKW】愉,身体深处缓慢黏稠的××【UKW】如潮汐涨退。

梦与现实交错的缝隙间,有两尾鱼潮起时一起迷失方向,又在潮落失水的干涸里交换最后一丝氧气。

宛如相濡以沫捱过天昏地暗,直至海面平息,可畅泳到石烂海枯。


唐柔在天蒙蒙亮时被拂过眼帘的光线撩醒,咽喉干燥,宿醉的头痛像麻线在太阳穴刮擦。

被窝暖烘烘,整个人被属于皮肤的光滑温热包围。手臂沉甸甸横过心口,呼吸平缓如林,拥抱安稳如山。

 

兴欣庆祝胜利,整队人被陈老板扔进了度假村。

玩电脑可以,账号卡一律没收。

实际上玩电脑也不可以,老板娘马尾一甩,抄起网球拍一个一个摔着门把人轰起来。

最后一个开门的是莫凡,麻将脸直勾勾看着人不说话。陈果气贯长虹吼了一路到这里硬给憋了回去:“那个……嗯,出来一块儿玩玩吧?”

莫凡抬脚往外走。

呃,走错了方向……

 

到了场上安文逸和乔一帆已经打了十几回合,见人陆续来了,捡起球就要让位。

叶修大方挥手:“你们打,你们打。”

苏沐橙笑眯眯扯过唐柔:“来,我们俩跟你们俩打。”

小手冰凉跑动不怎么快,安文逸本人却挺灵活。乔一帆守势颇稳,两人初次配合,居然像模像样的。

只是唐柔倒也罢了,苏沐橙打起球来居然颇有攻击性,一拍削下来稳准狠猛,场面煞是好看。

 

嗯,煞是好看。

魏琛满意地摸着下巴,看场上姑娘们纷飞的短裙,冲包子挤眉弄眼:

“我听说这度假村温泉不错啊……哎伍晨你眨什么眼睛,罗辑呆点儿我信,你可别装正人君……”

一颗网球正中额头,陈果一手叉腰,伸直了球拍:“来,跟我单挑!”

 

温泉确实不错,够热够滑,就是姑娘们自己占了一口池子,把一群大老爷们儿踢到隔壁干瞪眼,魏琛郁闷得连吃了五个温泉蛋。

陈果笑话唐柔穿包肩的泳衣多此一举,有她在,有哪个不怕死的敢造次?

唐柔抿嘴笑笑不说话,裹上浴袍坐在池沿喝姜茶,不知从哪儿掏出个手机,低头滑动屏幕,眼角弯弯。

 

陈果撩起水往她身上浇:“你个手机依赖症,出来玩呢,能不老盯着手机吗?”

唐柔缩着肩膀躲,促狭地索性举起手机就拍照。

陈果一声惊呼扑出来跟她扭,她笑得厉害,把站起来准备走的男队员们都招了过来。

苏沐橙也裹好了浴巾笑吟吟看热闹,叶修一脸纳闷走过来问:“小唐最近怎么了这是,特别活泼啊?”

 

等女孩儿们进了更衣室,苏沐橙无意间瞄到脱下泳衣的唐柔肩膀上可疑的绛色痕迹,忽然觉得,叶修大概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

 

12.

 

画风突然活泼起来的也不止一个人啊。


王杰希生日那天收到一特别大的礼盒,看着都能装下一台29寸大显示器了,拿在手上却不重。

柳非想尽了办法也没八出谁送的,倒是过了一阵子袁柏清一肚子坏水儿地聊起怎么作弄人,刚好路过的队长面色冷峻地拿大小眼盯着他看了一阵子,忽然开口建议:

“可以把他的什么东西,用报纸一层一层包个几十层……”

在袁柏清目瞪口呆的表情里,拍拍他肩膀:“试试看,把他表情拍下来给我看看效果。”

 

刘小别说,当时袁柏清那表情,简直跟见到叶修跳草裙舞一样梦幻。

 

所以不久后微博上职业选手聚众调戏方锐,王杰希连发两击“微草,两次总冠军得主”,“相比起兴欣,微草才是最佳的选择”,许斌刷开手机屏幕,只露出一脸“又升天了”的表情。

倒是唐柔看在眼里听出话里有话,抿嘴一乐:这人怎么还惦记着这事儿呐!

 

——但到底有唐柔没能反应过来的事。

王杰希从微博开始一个一个关掉浏览器窗口,最后一个,是临海赵子杨退役的新闻。

第三期选手,还在役的已寥寥无几了。

 

第十赛季,正式拉开帷幕。

 

个人赛寒烟柔被一叶之秋撂倒,兴欣被轮回打了个全军覆没。

职业比赛没那么甜,唐柔早有预感,可偏偏对上的又是那个孙翔,让她心里生出些微妙的不甘。

要不是安文逸明显嘴唇抿得死紧,气氛不太活跃,唐柔实在有冲动就在赛后握手的环节就向孙翔提出切磋两把。这人虽然眼高于顶,可也是个不服输的主,没准儿还真会答应。

 

胡思乱想的唐柔没有留意到,对方阵容里有一个选手,从上场前就一直打量着她欲言又止,站在她对面双方选手致意的时候,眼里闪着探究的光。

直到握完手,她转身要下台,他忽然有些焦急地开口喊了她的名字:

“……唐、唐柔?”

唐柔茫然回头。

那个年轻清秀的男孩儿神色腼腆,说:

“还记得我吗?……我是杜明。”



— TBC —


※ 13 ※


评论 ( 29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