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剧评】故事有人倾听——评糖人工作室广播剧《春风柳上原》

 

  坦率说,打开音频之前,是颇有些忐忑的。一部广播剧无论原著还是CV都不陌生的情况其实很容易先入为主,听着就出戏。

  可这剧最后是仔仔细细听了两遍,再听着第三遍一段一段敲下了评。

  不是偏私,糖人的剧,向来踏实诚恳,不盲从不功利,三年下来无论人物表现力还是剧情掌控力都日臻成熟。先有大体轮廓形象,再斟酌刻画细节,并不一味顺应原作煽情,使这部剧显得思路清晰而脉络分明。

 

  先谈编剧吧。

  所谓剧本,一剧之本。江南的《春风柳上原》写作时间久远,是一部很有少年气息的小说。少年者,为赋新词强说愁。与其说是一部武侠小说,不如说是假托江湖之名,淋漓尽致地流露着少年对于未知变化的抵触和畏惧。

  人在年少时常常有某个阶段,对于“成长”有着消极的困惑(通俗地说,就是中二病)。无论南宫听雨还是柳上原,带给南宫梦对成长的预期都不是成熟的、包容的、愉悦的。这是作者当时的心境和基调立意所局限的,属于作品本身的短板。

  广播剧的改编适当地收敛了南宫梦的“无理取闹”,弱化了柳上原的“口是心非”,在结局更是寥寥数笔增加了一位追梦少年(……),使原作里又没长熟又自诩通透、半推半就的拧巴劲儿多出几分天真直率,整部剧的基调顿时亮了三分。

  深情给云鹤追同学五星好评。

 

  至于剧的制作,作为外行,难以逐项拆分CV后期BGM下评。何况以个人耳力,整部广播剧在我听来几乎没有明显的短板,字斟句酌纠结挑剔有买椟还珠之嫌疑。

  就按故事线来吧。

 

  首先是茶楼的戏份。

  这大概是我听过的覆雨最自然贴切的少女音。不知道前面几段配音是有意为之还是状态问题,声音不算圆润清甜,隐约可辨轻微的嘶哑,反倒格外活灵活现一个变声期的少女。语调控制和神态揣摩都颇到位。萌萌哒!(喂认真点!)

  只是,挑个小刺,“大宛马”念“yuān”,不是“wǎn”……

  值得推敲的是月七娘和天武镖局起冲突的一段。应该说这里的设计原本是很巧妙的,故事的主线是柳上原和南宫梦,为了广播剧的情节紧凑,应适当删减配角支线的戏份,以集中听众全篇注意力。但是成品听起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月七娘的声音无论作为背景还是偶然清晰穿插的台词,都和柳上原的台词过分重叠了。

  冒昧认为,这固然和后期声场调节有关,但可能方楸在这一段的配音咬字也略微“端”了一些。两位CV或多或少稍稍带了些“古风腔”,但柳上原是近景和南宫梦作解释,而月七娘是作为背景与人对话争执,两人说话的频率原本不应该有这么多的重叠。

  一家之言,敬请包涵。

 

  其次是回忆杀。

  这一段在原著里个人不太喜欢,要评也有些词穷。就……小茂的少年音真是好亮好亮好亮啊三十里青青柳上原全都亮啦!捧脸!

 

  再次到了闯镖局。

  南宫梦情急通知柳上原一段就戏来说挺棒的,但几乎整段都露了本音,少女一夜长大五六岁(……)

  很喜欢柳上原和南宫梦关于“嫁给你”的对白,在原著里颇有点狗血的台词,这么一配顿时就合理了(喂),生生就立起了几分“塞上牛羊空许约”的flag……心塞脸。覆雨好像特别擅长这么娇俏状突然一甜,N久前被她在《欺世》里电得通体酥麻的感觉简直yesterday once more……

  咳,这段里拾取随机掉落的男CV实在太有趣了,最后也只认出老妖、柳郎中和墨客,叹息你在哪儿呢混人堆里找不到了啊T T

  闯完镖局后二人发生冲突的情节,天悬星河的柳上原相当可圈可点。这一段和南宫梦的争执情绪爆发,应该说是很能表现的段落,而他也很好地抓住了全剧柳上原整个情绪的高潮。听得……非常之爽。

  只是略可惜的是,刚嚎啕大哭完的南宫梦被一吼就彻底噤声了,连一点不甘不愿的嘤嘤嘤或者擤鼻涕都没有,这不科学啊……

 

  接下来是薛小海的回马枪。

  怎么说呢,个人对原作最大的诟病莫过于一明一暗两段强×情节。如果说月七娘前文被调戏,后文被抓之后的遭遇还算是有伏笔的,南宫梦的情节在个人看来是相当生硬刻意的。

  曾经和人谈起,在小说特别是同人创作里滥用重症、意外事故甚至死亡梗有时意味着作者对于构思情节制造矛盾的虚弱,只能选择过于极端激烈的方式。南宫梦的受辱和死亡就流露了这样一种笔力上的弱。

  而广播剧的演绎,则把这种暗示更为明朗化了。个人认为,这部作品到底是以武侠的面目展现的,也许在原作的暗示基础上,略向另一边偏移,可能会更具有武侠的格调……

  阑珊梦和奉贤的薛家父子都蛮好的,不过,奉贤的老年音虽然成熟自然了很多,戏感还是略紧绷了。

  以及,紧接着相互告别的柳上原和月七娘,你们是不是,平静得,有点太快了_(:з)∠)_

 

  然后就是结局了……

  这里如果能有一点旁白营造出“多年以后”的效果就好了,云鹤追挂了那么久的个人简介“旁白无能星人”,挑战自我不怕多呀~XD

  浊酒的声音真的非常的抓耳朵,一出声就提气儿。但是,咬字的尾音似乎一直都是问题。说书人的尾音也许可以放轻,但气是定的,声是落地的,这里却总在某个要收不收的地方半空里晃悠听不到头。——瑕不掩瑜,还是很漂亮的收官。

 

  最后是一件个人觉得非常遗憾的事。

  没想到广播剧会真的把“青青柳上原”谱曲唱出来,而且男女两段都唱得很有感觉。

  但是,即使是有一定资历的朗诵专家,也会说,(仿)古诗词是最“难念的经”!柳上原向天武镖局发难那一段,其实应该非常有武侠效果——忍无可忍利剑出鞘的侠士伴着歌声肃杀而来,艾玛那个人间白发,剑胆成灰……但是做成了念白,就,毫无气势……_(:з」∠)_

  如果能够,这三段唱词再斟酌一下,甚至可以做个混响,层层叠进,弄出点余音缥缈一咏三叹的意思穿插全文……我大概能听得头顶青天下楼跑三圈,吧【。

 

  唠唠叨叨两千多字,播放进度条第三遍走到了底。

  电影里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糖人眼看就要三周年,攒下来一笔口碑,即使眼里看不到,耳朵里也能听得见认真和坚持。

  用心讲述的故事,终究是不一样的。

 

(标题出自沃特艾文儿作词《化身孤岛的鲸》:“而大海太平太静,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