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涟漪(五)

- 最后一句话卡了半个小时。

- 本篇完结。

- 敬请期待下一部【×

 

※ 上一章 ※

 

(五)

 

兴欣战队的老板陈果在夏休期前开了个短会,向队员通气了几件事。

第一,在即将到来的十一赛季,兴欣的队长将由唐柔担任。

第二,人员和角色可能有较大调整,不排除通过转会窗吸引新鲜血液。

第三……

陈果说到这里脸上出现了明显的踌躇,眼神扫过全员,在某些人面前重点逡巡了一下。

“我们现任的成员,”她着重咬字在“现任”上,“都可以趁着夏休期,好好考虑一下下个赛季的去留。”

 

魏琛抠着脖子上一小块蚊子叮过的皮肤没吭气,还有些人也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会由陈果出面,当然是有些意向已经进行过沟通。

她倔强地咬了咬嘴唇:

“散会。”

 

唐柔担任队长的建议是叶修提出的。

她的答复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唐柔是为了超越他而踏上职业选手之路的,现在她已经看见了高处的风景,体会到他创造了多少人都难以逾越的巅峰奇迹,清晰地意识到了和他之间的差距。

超越叶修?现在的唐柔已经不再盯着这一个人的身影,她眼里是被他和这支队伍一起带上去看见的整片峰顶。

 

不能掉下来啊。

冠军队兴欣,承载了队友多少汗水和努力,又踏在了多少同样付出了年华和眼泪的对手身上。选手会退役,角色会替换,队长会变更,而一支队伍不能散,追求荣耀的心不能自满停歇。

逆水行舟!叶修当年一杆却邪四年未尝一冠也从未放弃,唐柔的火舞流炎只会比他更凶悍,更坚决,更一往无前。

 

唐柔在房间里最后一次整理行装,收起简单的衣服和化妆用品,塞了一大堆带回去分给队友的特产零食,手最后停在了电脑桌上一只手工陶艺茶杯上。

触手微凉,摩擦着掌心稍稍有些粗糙的生涩,像哪只常年操作键盘留下薄茧了的手。

那个人把纸袋递给自己的样子太自然,自然到似乎完全不知道送出一只杯子有怎样的寓意,自己却一瞬间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蝴蝶一次振翅,掀起另一边地球一场风暴;一滴水落进心里,微波涟漪,揉皱了半顷湖泊。

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唐柔伸手,把陶杯放进书架,合上柜门。

后天一早就要登机。

 

在B市的最后一天唐柔鬼使神差又去了一趟万圣书园,在二楼盯着某个拐角发了一阵呆,回过神来摇摇头嗤笑自己。那天表达得那样明白,他原本又是冷静自持的人,自己还在矫情地期待什么。

随意地挑了两本原版书,结了账,想着该早点回家去陪父亲吃饭,却不由自主走到了隔壁的醒客咖啡。

上次的座位已经坐了一个捧着平板的青年。唐柔犹豫一下,端着杯子走过去礼貌地问对面有没有人,青年摇摇头,她便窝进了沙发靠垫里,打开书,茫茫然盯了很久,却也没有翻过一页。

 

光线从盛夏正午最耀眼的时分缓缓转柔,午后的慵懒笼罩上来,是咖啡也无法唤醒的昏昏睡意。

唐柔眼前的文字开始如蚂蚁爬动,涣散游移,眼皮一阵耷拉,头猛地向前一点,一个激灵醒过来。坐直了有些迷糊地环视打量,却发现对面座位上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个人,此刻几分好笑和玩味正盛在眼里,是整个联盟都有名的天生异相……

叶修说得一点都没错。唐柔最后的一丝混沌里莫名其妙地闪过念。突然放在眼前特写的大小眼,确实能一秒把人吓清醒了。

 

其实也不过三四天不见,此时却好像都有些生疏遥远了。

太清楚彼此想说什么,能说什么,没说出口的是什么。最终无话可说。

 

最后只能无聊到谈起天气。说H市的夏天也没有比B市更好过,到了冬天却难熬得多,说H市和B市一样受旺季的游客所苦。兜兜转转又说起新的赛季,预测各支队伍的动向,谈起联盟的新计划。

却没有人说起天色渐渐晚了,是不是应该到了时候站起来,互相告别,各奔前程。

 

晚餐是唐柔自己做的,三菜一汤清清爽爽摆上桌。放了保姆萍姐一天假,家里安安静静只有父女俩对坐吃饭。

唐柔本来不算话多的人,想到明天一去又是半年不着家,只觉得为什么夏休期也没好好在家和父亲多聊聊天,捡着唐书森爱听的讲了各种身边的人和事,有趣的幸运的满意的,报喜不报忧一箩筐倒下来。

老板是好相处的好友,一手带着自己的是特别好的师父,队友大多和善友好,对手也都是多么优秀的人。

 

“呵呵,那是他们眼光好,我女儿走到哪里,都是最优秀的。”唐书森满脸骄傲。

“那是,爸你知不知道,一开始多少人打我的主意。”唐柔笑嘻嘻地说,“我们队长那会儿手上没人,逮着萝卜都是菜也就算了,连当时冠军队的队长,跟我打了一场,都要我去他们队里试训来着。”

“这么厉害,哪个队的?”恶补了一两年,唐书森多少也知道了联盟有名的队伍,赶紧问道。

“唔……就,我们这儿的那个微草啊……”唐柔偏偏头,说了下去,“那时候其实我根本不是他们队长的对手,才27秒啊,输得根本找不到到底怎么输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队里也是缺人,缺真正能在场上跟他分担的人。”唐柔盯着汤里漂着的一小片菜叶,有些出神,“他不怕牺牲自己的风格,放弃个人的成就,也不怕别人议论他不知人善用……他费尽了心思,只是要寻找合适这支队伍的队员和打法。”

“我常常想,就算当时真的去了微草,也未必就能合适这支队伍,能帮得到他什么。可他不知道,他对我的认可和一直的关注,甚至一挑三事件时候对媒体说的……我很感谢他。”

 

唐书森伸出一只手,压在她握着筷子的手上。

“柔柔,让你去打荣耀,你开心吗?”

唐柔抬头看父亲的眼睛,坚定地点点头:“当然,很开心。”

属于父亲的温和宽厚的手又用力紧了紧。

“那,除了荣耀之外呢?”

唐柔一愣。

“你这孩子,从小就要强,专注,全力以赴。弹钢琴的时候,埋头进去,什么也不问。”唐书森轻轻叹了口气,“这是好事,是爸爸只要有能力都愿意保护的。”

“但是,如果这世上除了荣耀,还有别的事是能让你开心的,不要排斥它。”

 

蝴蝶一次振翅,不一定就能看见风暴;可一滴水落进心里,要如何假装它不曾荡起涟漪。

 

唐柔回到房间恰好看见手机,拿起来看见屏幕上“王杰希”三个字,手一抖差点掉到地上。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失真,带着点电流的细微杂音。

“我今晚回来突然想起,兴欣该不会在夏休期要忙足两个月,没有一点空当吧?”一定是因为失真的缘故,王杰希的声音里会有着类似狡猾的语调,“呐,微草这边,最多也就打算提前一个月结束夏休,中间多出来的时间……我记得H市的西湖,夏天好像风光特别好。”

“唐队长,要是我过去度假,有空接待一下吗?”

 

唐柔接着电话走向书柜,拿出放在架子上的陶艺茶杯,包装起来,拉开箱子,小心地塞进衣服中心最柔软的位置。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忍着笑意,向着电话那边回答着:

“包吃包地陪,但不接待住宿啊,王队长。”

 

未来永远尚未来到,与其庸人自扰,不如先让一切发生。

 

— 全文完 —

评论 ( 10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