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烈火焰尽寒烟柔……没有什么我了……


“你要相信……你要等……”


 图片来源 ,侵删。


【全职|良识|王柔】天作之合(11-12)

- CP:王杰希×唐柔

本文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喵了个大咪的……就这么两行居然被咔嚓……


※ 10 ※


11.


一夜都仿佛浸泡在潮湿混乱的梦境里。

掌心在胸【UKW】口柔软挺【UKW】立的位置催生混沌的欢【UKW】愉,身体深处缓慢黏稠的××【UKW】如潮汐涨退。

梦与现实交错的缝隙间,有两尾鱼潮起时一起迷失方向,又在潮落失水的干涸里交换最后一丝氧气。

宛如相濡以沫捱过天昏地暗,直至海面平息,可畅泳到石烂海枯。


唐柔在天蒙...

【全职|良识|王柔】天作之合(10)

- CP:王杰希×唐柔,之前从上一更里拆出来忘了单独发的第10节。

本文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国际惯例,内容十八叉预警,请务必看清CP、性向和尺度,不能接受的咱们下章见~


※ 8-9 ※


10.


请走 → 不老歌


— TBC —


※ 11-12 ※


【全职|良识|王柔】天作之合(8-9)

- CP:王杰希×唐柔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这篇原本写着好玩,梨花体大纲随便跳,自从决定出本之后忽然压力有些大,不想敷衍剧情,可是想太多就……卡住了。最终觉得,还是按照原本的风格继续吧。人的能力有限,既然只能做到这种程度,那就先按现阶段的水平完成再说!

朕毕竟是和柔哥一样白羊座的汉子呀。


※ 7 ※


08.


很久以后陈果回过头痛定思痛,得出了俩结论:

自己一定是跟全明星周末八字不合。

以及兴欣网络会所风水简直好得邪门。...


收到 @愚苜疙瘩 给《伽蓝雨》画的图……

好年轻俊俏的王道长!感动cry!!!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陆)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本章完结章。到底是和当初预定的走向殊途同归了……

- BGM:森英治《百鬼夜行抄》


※  ※


  后山清净地,这夜自初更起热闹了大半宿,临近子时人才渐渐散了。

  阮成去得十分不甘,却不敢反驳左都头,也心知此事须待翌日查实了从长计议,悻悻然带着随从打道回府。左都头既撤兵,北桥大师亦率众弟子回了寺中。

  木恩、竹沥手持火把,默然侍立,一时只听得风声呜咽,寒鸦凄切。

  中元节满月当空,偏教厚重...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伍)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跑跑剧情,最终还是爆了字数。下一更完结。

- BGM:森英治《永远的约定》


※  ※


  此情此景,便是个瞎子,也该看出二人渊源匪浅。他二人这帮旁若无人,又如何插得进话?莫说木恩、竹沥二徒不知所措,寺中众僧更是四顾茫然。

  扫地焚香眉心一蹙,正待上前,忽然人声嘈杂,脚步并兵戈蜂鸣声起,一行二十数名官兵手持火把兵器,自寺门方向匆匆奔来,将众人团团围住。阮成身边先前悄悄离去的小厮趁人不备又回到主子身...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肆)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本章抛头颅,洒狗血!

- BGM:森英治《百鬼夜行抄~安息》


※  ※


  “寒烟柔!”在场多为不谙江湖掌故的出家年轻后生,只有北桥大师一人骇然脱口,“那这把便是传说中与神兵却邪一炉同出的战矛,火舞流炎?”

  阮成不明就里,问道:“什么神兵?”

  北桥大师道:“不知阮公子可曾听闻斗神一叶之秋的名号?”

  阮成皱眉。他虽一介纨绔,斗神一叶之秋的名号又怎能不曾听说。但此时不宜计较,胡乱点头。...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叁)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BGM:森英治《策略》


※  ※


  阮成闻声大骇,不由向北桥大师那厢大退一步,面上兀自强作镇定,却是不敢搭腔。扫地焚香将木匣向场中空地一推,那长矛滴溜溜转动,矛尖指天悬空而起,登时红光暴涨。周遭僧道弟子棍剑在手,将各自尊长团团一护。

  却见王不留行面沉如水,向前踏出,并无行礼唱诺,只是目视矛后虚空处,缓缓问道:“阿柔,别来无恙?”

  这一声“阿柔”七分肃穆,偏有三分柔和,不知所问何人,却分明是故人重逢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貮)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BGM:森英治《妖艳》


※  ※


  入秋风渐疾,正是一层秋雨一层凉的时节。伽蓝寺后山古木参天,正中一片山壁凿空,一座浮雕坐佛悬空而起,低眉垂目,在沉沉夜色中平添几分森然。

  北桥大师在前引路,华衣青年神情倨傲走在前面,道长随后。他两名弟子显然师门教导有方,并未露出不悦,倒是随行在侧的僧人颇露出几分唯恐怠慢的不安神色。

  却说那华衣青年姓阮名成,父亲本是当地富商,捐了个六品员外,颇善钻营,四十岁上才得了...

王柔同人《伽蓝雨》文名的来历。今天争取填一更。

那么多版本,独爱原唱这一款。相信我,他已经努力吐字清晰了(……)
词挺一般的,方文山的有句而无篇已经快要药石罔效。
可是“走心”是个很主观的感受。歌弯弯绕绕,刚刚好唱到心里,就认定了那一首,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喜欢百折千回一句“雨纷纷”,说,那是只有周董能唱得出的满城破碎。


《烟花易冷》 方文山/词 周杰伦/曲


繁华声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

【全职】王柔个人志《木与火之书》简陋一宣+印调

【说明】

本子跳票后,龟速进度中,暂时还没有放弃抢救……【。

(优先质量,希望最后能是一个好好讲完的故事,鞠躬。)


  在小伙伴的怂恿下鼓起勇气发个一宣&印调,用ACDSee做的简陋图片,不许笑|||||

  请参与印调的小伙伴在LOFTER@××维 或者新浪微博@喵星维 任一处留下预订昵称及数量,不必重复,以便统计,谢谢!

  啊顺便介绍个王柔群号:86085674,可以跟同好小伙伴一起玩呀^^


  嗯内容就是图片里这样啦,非常感谢 @科科笑  ...

【全职|良识|王柔】天作之合(7)

- CP:王杰希×唐柔

- 醉里挑灯炖肉,还是有走错片场的画风不对,这已经是回炉重炼了两天的结果了_(:з」∠)_

- 本章内容十八叉,请务必看清CP、性向和尺度,不能接受的我们下章见~


※ 5-6 ※


07.


请走 → 不老歌


— TBC —


※ 8-9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