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黄喻】纸牌屋(15)

- CP:黄少天×喻文州。

- 前半部分写得很开心,后半部分有点忐忑……


※ 章节汇总 ※

※ 上一节 ※



15.

 

  黄少天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有过一阵消沉懊恼,在大二到大三这段绝无仅有酣畅淋漓享受着时间的自由与富足的岁月里,他过得像一个入宝山而空手归的败家子,浑然不觉自己随手挥霍的是终此一生都不再能撷取的珍宝。假如回头再来,也许早点多读几本书,也许多去旅行几个地方,也许再学一两种技能。把时间过得紧凑结实,好像那样就能积攒无穷力量,应对生活的千里奔袭。

  而三十岁的黄少天半夜迷迷糊糊醒来,看到喻文州背对着自己赶图纸,电脑屏幕的冷光透过他夹在鼻梁上的薄薄镜片折射进没醒透的梦里,却又忽然庆幸他们曾经把一段自由富足的日子过得散漫又奢侈。那让后来他们即使被生活的巨潮咆哮追袭,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席卷倾盖,还能把脚步缓一缓,想起他们曾如何心无旁骛地并肩行走。

  就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再一次遗忘,那些闪闪发亮得足以击溃所有忧虑的日子。

 

  当然那时他们自觉非常忙碌,暑假匆匆回家呆不到一个月就要回校。这一回实习才半个多月,魏琛老大不高兴说兔崽子翅膀没长硬呢就这还想进我的所里,回来给我再整一个月档案,哎哎边说你还边跑,给我回来!

  黄少天一边跑远一边大喊,下半年亚运啦学校活动真的特别多魏老大我保证明年暑假给你实习满两个月啊机票都买好啦回头您生日我让我爸给您捎条好烟!

  学生会活动本身倒也是真的,但自告奋勇揽下这暑假里回来帮忙布展、整理材料、联系大小机构的活儿心里是奔着哪个小九九两人自然是心照不宣。盛事将至的G市一扫漫长几年间大兴土木的尘土飞扬,在流火的七月里精神抖擞出几分整洁清爽,又在大街小巷隐隐弥漫着无法心静的兴奋躁动。

  ——连溜冰场也无法降下的火热温度。

 

  同某个商家谈完赞助,同行的外联部师兄有事先走,黄少天和喻文州横竖无事,说起附近就是G市唯一一座标准真冰场,不如去玩。租好鞋站在场外,他俩才发现一个关键问题——

  “少天,”喻文州镇定地看着面前假装对冰场里某个小朋友产生了兴趣的黄少天,“你会溜冰吗?”

  “啊哈哈哈哈当然会啊文州你是南方人才没见过冰吧,我们那儿每年冬天池子小河都会结冰,走上去都打滑,哎我跟你说我家附近的肯德基还闹过南方去的打工学生不懂事拿水洗门口地板的事,哈哈哈结果第二天结冰了整个肯德基的员工全在门口撒盐哈哈哈哈……”黄少天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有点心虚地捏了捏耳朵:“……好吧,我确实,也就只玩过两三回冰刀……”

  得,谁也别说谁。两人扶着栏杆走了两个半圈,却是喻文州先掌握了要领慢慢松开手,叉开八字弯下腰一步一步,见黄少天回头,噙着笑冲他比了个剪刀手。黄少天哪里服气,也松开手,缓缓向前一段,得意洋洋半扭过身子,回敬了两只剪刀……腰挺得太直重心不稳,剪刀咔嚓一合,摔了。

  “我靠喻文州你不准笑,还笑,你看我……”越急越爬不起来,“……看我……靠!你看我爬起来……哎哟……”

 

  那时候的喻文州显得特别没有良心,看着歪倒在边沿滑了又滑的黄少天,竟然还多站远了几步,好像生怕自己也被拉倒了下去。他扶着栏杆,笑得深深弯下腰去。那个永远体贴有礼温文周到的年轻男孩子,眉眼间都是不加节制无所遁形的快活,明明是幸灾乐祸的大笑,却在寒意嗖嗖的冰场里明亮滚烫,一直烧灼到狼狈不堪的黄少天心底。

  那样张扬得意,谁也没有见过的喻文州。

 

  全城预备了七年的亚运会终于在他们大三的秋天来临。

  七年的热情与躁乱在盛典前夕爆发了一场小高潮:G市紧赶慢赶开通了与邻市接通的地铁线路,并豪情万丈地宣布,未来一个多月包括公交、地铁与轮渡在内的公交系统全线免费搭乘。同时启动的还有地铁站的安检系统。

  很久以后去了外地工作的于锋说起那段时间,一贯敏于行而讷于言的人也皱起眉头爆了句粗,傻×呢么,学校外面地铁站挤不进去的人排出了地面,义务治安员说,地铁满负荷了,请选择其它交通工具,连地下通道都不能用了……

  五天后,这项原计划进行三十个工作日的“亚运大礼包”被紧急叫停。

  亚运开幕式那天喻文州在学生会办公室值班,打开了电脑看网络直播的烟火和晚会。黄少天剥了只粒粒饱满剔透的沙田柚,一边剥开小瓣丢给他,一边点评着哇这水消退得真快,噫章子怡唱歌竟然还可以,靠你看小蛮腰的烟花好像马桶刷啊!

  最后烟花表演的时候他们偷偷溜上学生活动中心六层楼道,站在窗口看见弘大烟火烧透半边天空。火树银花,喧哗华丽。一座城市的历史或许也像人的一生,有蹒跚有豪迈,有跌宕有纷争。只是人的一生只有一次,而城市有过多少朵烟花盛开又凋零,就有过多少人来了又去。

  人总以为是自己创造了城市,却不知自己只是城市历史里一幕小小的定格。

 

  而那些日子他们都是窗框里自得其乐的少年,彼此都是对方窗外那朵轰然绽放的烟火。绚烂灼热,目眩神迷,仿佛黎明永不来临。



— TBC —


※ 下一节 ※


评论 ( 14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