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余悸

- CP:吴雪峰×叶修

- 去年十月给 @Silence 个人本《如初》的G文,混个更。

- 看自己的旧文总觉得都姓黑名历史_(:з」∠)_


◇   ◇   ◇

 

  那个沉默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兴欣网络会所的时候,H市正下着一场连绵两天的细雨。微寒如同无处落脚的怅惘笼罩着人潮拥挤的城市,下夜班的网管小李伸着懒腰走出大门,迎面看见薄暮里男人一边收起一把长柄伞,一边向他颔首致意:

  “你好……请问叶修是在这里吗?”

  ——又来了。

  自从兴欣组建战队参加挑战赛开始,像这样来打听叶秋……或者叶修的人,从来也没有断过。

  小李正要按老板娘的叮嘱打发掉不速之客,来人却像早有预备,紧接着说:

  “如果不方便,麻烦转告他一声,我叫吴雪峰。”

  在嘉世对门打工多年、蹭也蹭着看了不少视频转播的小李蓦然瞪大了眼睛,认出了眼前依稀面善却多年不见的昔日大神——

  吴雪峰已收好雨伞,似乎想起什么,补充道:“我就在这里等他。”

 

◇   ◇   ◇

 

  吴雪峰想象过很多种再一次见到叶修的情形。

  也许是懒洋洋没睡醒一样踢踏着从街的另一边走过来,也许是一脸坦然说着没法儿回嘴的气人话,也许冷淡客套如同陌路人,甚至,也许——吴雪峰笑话着自己的自作多情——能在他身上看到某种压抑而冰冷的愤怒,就像他们曾经最亲密的时候,他能看到叶修藏在最深处无人可触及的,属于人类原始和本能的情绪。

  而此刻他正一步一步向叶修靠近。咖啡馆窗边坐着的青年并不健壮,但显然已经脱去年少时的骨骼单薄。眼神虚虚投向落地大玻璃窗外某处,侧脸分辨不出表情,只觉得嘴角微微向下抿紧,配合环在胸前的手臂,流露出某种近乎戒备的状态。

  恍惚间时光倒流,竟像极了多年以前自己决定退役后,他来赴约一场长谈的样子。那时年轻骄傲的恋人,到最后只是固执沉默地坐在那里,不看他。

  吴雪峰被眼前与记忆尘埃深处重叠的一幕魇得几乎抬不动脚步。

 

  如果只是反复翻搅着不喝下去,等到摊得彻底冷透,剩下的半杯咖啡是曼特宁或耶加雪菲,差别都不会太大。

  就像太久不见的旧相识,无论当初情深难解或泛泛之交,分别时依依惜别或不欢而散,重新坐在一起寒暄,开场白也总是大同小异:

  “什么时候回来的?”

  “最近还好么?”

  ……

  好,好。

  回来已经有好几个月。去了加拿大,进修过两个学位。从事电子商务方面的工作,现在某国际物流公司任职。为了谈项目会驻中国一年左右,最近刚刚忙完前期工作。

  六年光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寥寥带过,也只是几句话的事情。

  其实也可以更简单一点,比如说——

  叶修挑眉一笑:“还行,就那样。”

 

  就那样也就是哪样?离开他们不眠不休打拼过的嘉世,离开他们骂过娘也赢得拥抱捶背兴奋得当街嚎叫的荣耀。然后窝在一条马路外的网吧阁楼里,从零开始,重复他们那么多年前就已经做过的事情。

  而在这过程中,他甚至称不上袖手旁观。

  叶修伸手叫来侍应生,似笑非笑:“加点水,再给他上个提拉米苏吧。”

  吴雪峰绝没有什么娘们唧唧的毛病,正因为没有,对于自己意外地喜欢甜点这件事称得上讳莫如深。当初叶修发现他在下午茶时间想多蹭一块又不好意思表示之后很是笑得坐不稳,连声让队员赶紧把已经送到嘴边的吐出来给孝敬副队,看见吴雪峰想接又装着不怎么在意的表情,更是直接差点笑翻下凳子。

  却在以后每次打牙祭的时候,都假装不小心地多点了一两样甜食,然后兴趣缺缺地把自己那份推到吴雪峰面前。

  只要叶修愿意,他原本就是最擅长照顾人的。生活也是,比赛也是,……感情也是。

  只要他愿意。

 

◇   ◇   ◇

 

  吴雪峰曾经花过漫长的时间在叶修面前找到最理智合适的举措。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像初遇时那样,多余给一叶之秋并不需要的念气罩,只因他不忿发生在这个战斗法师身上的不公平。因为得到百分之百的信赖与呼应,他开始知道什么是叶修的漏洞,理解他锋芒毕露的年轻队长所需要的辅助与支持。

  不是所有人都有运气与最好的人度过最好的时光,挥霍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汹涌热恋,在多年以后无法以言辞向未经历过的人描述,当初那澄澈肆意不知收敛的痛与快——也无法解释为何会在发现力所不逮的时候,选择义无反顾的离开。

  甚至因为没有哪怕回过一次头,而无从知晓别过脸去的叶修,最后有没有转过来,再看过他一眼。

 

  “混得不错啊,成家没?”

  叶修玩弄着手上的杯子,手指颀长灵活,透明液体穿过玻璃,光华流转指尖。

  吴雪峰交叠双手拢在膝盖,也像是自然而然地答:“没呢。一直瞎忙活,没想这事。”

  “事业狂啊,没看出来。”叶修啧了一声。

  是看不出来。以前吴雪峰就特别合适居家过日子,嘉世头一两年就磨叽着陶轩注意队员的饮食起居,营养伙食健康作息。由他牵头采购的健身器材制定的训练计划一直到叶修退役还在休闲区里,旧得泛黄。

  他笑:“也不是,要吃饭啊。”

  叶修一怔。

  吴雪峰叉起一块提拉米苏,甜腻的芬芳混合可可的微苦在口腔蔓延:“当初的薪水和奖金你是知道的,头两年没办好移民手续,交了学费还得做兼职,学业又重……”

  停,怎么成了自己诉苦:“不过也过来了,跟一般求学小青年没什么两样,经济起点也高得多,忙是忙点,不算辛苦。”

  无他,靠双手和大脑而已。

 

  送到嘴边的一小块顺着叉子往下一滑好险没掉到身上,吴雪峰抽出纸巾,叶修忽而伸手隔着桌子,大拇指柔软微凉擦过他唇角。

  收回手指,像对这一动作里暗含的暧昧挑逗浑然不觉,直接送进自己嘴里。

  吴雪峰背脊扫过一片燥热,听见叶修语气平淡得像谈论晚餐着落:

  “你这次回来,住在哪里?”

 

◇   ◇   ◇

 

  叶修并没有问吴雪峰为什么知道来兴欣找他。毕竟赢得挑战赛后,昔日叶秋与嘉世马路对面兴欣网络会所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

  于是他便不会知道,吴雪峰知道他在兴欣,比他想象中还要早得多。

  陶轩也没有想到,会在叶修离开的那个冬天再一次见到吴雪峰。

  当年一手一脚拉起战队的人,是叶秋不假。也曾有过一段彼此无条件信任的黄金时期,他放开手脚让叶秋决策一切,默默在幕后为了筹措资金豁出去。职业选手不能喝酒,没关系,有他。觥筹交错、装疯卖傻,攀交情、拉关系、拢赞助,让一个队长公然藐视商业的战队得以运营,蒸蒸日上。

  难道嘉世就只是他叶秋一个人的吗?不,也有他陶轩拼着醉拼了命,实打实拼着伤肝伤身又伤心攒到如今。

  而吴雪峰沉默坐在面前,只问他一句:“叶秋在哪儿?”

 

  明明是亲眼见证过当初的人,明明也是曾因为叶秋的任性头大如斗、竭力收拾的人,陶轩沉声冷笑着,心头划过巨大的寒意与失望:

  “你现在还能做什么呢?就算是他,也什么都不能做了。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我要的是新的开始,适者生存的新开始!”

  ——砰!!!

  然后陶轩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吴雪峰。

  嘉世昔日有名的好好先生,无论怎样的轻视与误解都只是沉稳温和微笑着浑不在意的气功师气冲云水,此刻脸上笼罩的是从未见过的怒气,脚边摔裂的茶杯碎片边缘兀自闪烁寒光。

  “陶轩……”吴雪峰稳了稳情绪,声音里有难以分辨的愧疚或者痛楚,“我知道这样也许对你不太公平,可是,我离开嘉世已经太久了……”

  他顿了顿,努力找寻着尽可能贴切的措辞:

  “事到如今,只有他……事关叶秋,我无法和你谈公平。”

 

  之后几个月挑战赛结束,吴雪峰看见报刊网络开始渲染叶修在离开嘉世之后的落拓,访谈、报导、照片……

  那一瞬吴雪峰彻底明白自己毫无办法地回到十年前那个初冬,他遇见游戏里的一叶之秋,日后被称为斗神的战斗法师孤身被困,血脆得仿佛已是虎落平阳。

  十年后的吴雪峰看见十年前的气冲云水血气上涌,冲上前去,奔向尚不可预知的命运,奔向他未来十年间心底最深处那一道光。


◇   ◇   ◇

 

 不老歌 ← 你懂的

 

◇   ◇   ◇


  再度醒来时叶修已经离开,这次半边被子被掖得严严实实,吴雪峰笼着一身温热怔忡良久,由满床狼藉里确定自己并不是从一场荒诞的春梦中醒来。

  天色早已大亮,上午的阳光从仍未关上的窗户照射进来,房间却像比凌晨时更冰冷清寒,心口掏出去的温度再也没有回来。吴雪峰露出自嘲的苦笑,不知是笑谁太过残忍,还是笑谁太过天真。

  调成振动的手机在某处蜂鸣,他定了定神,赤脚从丢到墙脚的裤兜里掏出扫了一眼屏幕,正要随手删掉未接来电里的陌生号码,手机却顽强地又振动了起来。

  叶修的声音在话筒里带着不真实的质感。

  “那什么,刚去买了个手机,号你记一下。”他难得语速快而模糊,“上午有训练得回去打个招呼,你也不能老让小李带话。晚上有事吗,吃个饭?”

 

  吴雪峰缓缓睁大了眼睛,以为掏空了的胸腔里热流开始回涌。信息量有点大,但他听明白了。

  然后他听见连自己都久违了的温柔声音慢慢地说:“好,我晚一点订好地方,再打给你。”


  对曾经错失的心有余悸,既然他们彼此愿意,那就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一点一点平息。


 

— 完 —


评论 ( 8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