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黄喻】纸牌屋(1-上)

- CP:黄少天×喻文州。

- 人生总要有几个说开就开,管杀不管埋的坑。


※ 章节汇总 ※



01. 


  黄少天走到借阅处摸借书证的时候发出了低低一声“靠”,转身回到刚才停留过的书架。上面空空如也,他顺手搁在一边的钱包已经不知所踪。

  昨天刚取出来的五百块生活费,身份证,银行卡,借书证,校园卡……

  快步走回借阅处想打听一下失物招领,他嘴快,值班的兼职师姐听得有点晕,安抚着问:“你是钱包丢了对吗?什么样子的?里面有什么?我们帮你问一下……”

  一个带点南方特有尾音的声音温和响起:“是说这个吗?”

  斜刺里递过来他那只方形对折的帆布钱包,黄少天惊喜地一把抓过:“对对就是这个,哎同学你太仗义了,里头还有我身份证呢,上面有照片,虽然证件照难看点但还是能认出来的,我给你看啊……”

  来人顿了一下,好像在迟疑能不能接话:“你先看看东西有没有少?”

  “没有没有,都在呢,一分钱没少……哎同学怎么谢你啊?”黄少天伸手抽出一张百元钞,“不多,意思一下吧,留个名字?回头请你吃饭。”

  那人推辞:“应该的,别客气。”

  黄少天眼尖看见他怀里捧着准备借的几本书,最上面一本露出半截借书证,伸手往外一抽:“唷,也是08级的啊,喻文州……”抬起头冲他咧嘴一笑,“建院的啊?那可够远的,吃了饭再回去?”

  “同学……”师姐有点为难地冲他俩使个眼色,后面还排着等借书的学生。

  喻文州有点无奈地笑一下。深秋金黄色的夕阳从落地大玻璃窗洒进来,落在柔软黑发上平白镀上一层焦糖般的光泽。很久以后黄少天才向他表示了当天的惊叹,大一新生个个刚从被修理成平头板寸晒得漆黑焦黄里缓过劲来,这个人怎么能白皙得像根本没参加过该死的军训。

  那是黄少天第一次看见他微笑的表情,尽管带点无奈,那双有着深黑瞳仁的眼睛弯起的弧度,却和后来无数的日子见到的一模一样,像流水年华里唯一不变的基石。


  黄少天有三宝:聪明,仗义,嘴巴吵。

  据黄少天自己说,高中的时候人人都向他忽悠选法学好,以后当个律师或者检察官,一张嘴皮子不愁没地方用。真上了大学,课程抽象而枯燥,头一个月就差点没把他闷死。

  喻文州暂时没看出他是不是合适当律师,特别闲倒是看出来了。

  认识那天晚饭还是在食堂解决的。毕竟不太熟,黄少天也不好和喻文州坚持,跑到小炒窗口点了辣子鸡、蒜薹腊肉、凉拌海带丝,加两盅炖汤。稀里哗啦一大盘端上桌,才想起忘了自我介绍。喻文州倒是早从借书证上看见了,同级的法学生,借的几本也都是专业书。

  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有过几分刚认识怕冷场的担忧,五分钟后黄少天就彻底用行动打消了喻文州的顾虑。

  实在是……太能说了。

  喻……文州是吧?我听你说话像本省人啊?哦S市*啊,回去得多久啊?六个小时?!那不也得长假才能回去?听说好吃的挺多?哎建院是不是特别忙啊?不过刚开学也还没什么事吧?反正周末也没别的事,你不是学建筑的吗?余荫山房去过没,要不周末去转转?

  “建筑学和园林设计是两个不同的专业……”喻文州发现,今天自己无奈的次数有一点多。



— TBC —


* G市以广州为原型,大学校园无原型,但名词均本土化。如“学姐”称“师姐”,“食堂”称“饭堂”,“寝室”称“宿舍”等等,不再一一注明。

* 不是原作那个S市。


※ 下一节 ※


评论 ( 18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