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百日叶橙】Day15.向左走,向右走(全)

— 规则说明 —


今日背景/设定:合并 Day13.(上)  Day14.(中) 内容。在H市漂着的两个租房小青年,平面设计师叶修和程序员苏沐橙。梗出自几米绘本《向左走,向右走》。BGM戳 → 这里 

P.S.百日连续虽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在2015年能够把100篇剩下的数量写满。



9月21日,多云转晴。

 

  H市的老城区里藏着不少楼龄老旧的自建房,黄泥糊的红砖墙藏在能进历史博物馆的马赛克墙面里,室内夏天湿热冬天阴冷,但地段闹中取静又租金低廉。

  叶修便租住在其中一座四层自建小楼房三楼最西端,边上挨着一段半悬挑的水泥楼梯。每天出门,他习惯性地向右走,出去是悠长一条浓荫道,艳紫的羊蹄甲开得繁茂又招摇。树下一溜早点铺子小卖部,他能一日三餐都交代在里头。

  像大多数都市漂着的租房一族年轻人一样,他从未费过心思去了解他的住所左邻右里,住着什么样的人。

 

  苏沐橙租住在H市老城区一座四层自建小楼房三楼最东端,边上挨着楼道,装着时灵时不灵的红外触控灯。每天出门,她习惯性地向左走,下楼后便转进挨着的一条主干道,绿化带上七里香开得雪白细碎。她在面包屋买好早餐,搭一班公交车直达公司楼下。

  任职的公司在电子商务行业规模不小,奈何苏沐橙所在的组上司爱算计又不够精明,要不是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她早就要把藏在抽屉里的辞职信甩到老板桌面。

  哪还用每天熬着加班回到黑洞洞的楼道,小心翼翼摸亮昏黄热控灯,用高跟鞋踩出扣扣声响,让这座小楼不那么静得让人心慌。

  像大多数都市漂着的租房一族年轻人一样,她从未费过心思去了解她的住所左邻右里,住着什么样的人。

 

10月15日,晴。

 

  叶修搬回H市的时候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连对父母也只是知会了一声。叶父哼地一声摔了筷子紧闭房门只当他没回来过,叶秋面试回来兴冲冲一句通过了还卡在喉咙就看见孪生哥哥拖着个箱子又要出门。

  头一个收到通知的是学弟黄少天。叶修家里彻头彻尾看不上他当初选择的专业,毕业的时候他就对回家和解不怎么抱希望,丢了些大小行李在学校寝室。黄少天唠叨着“我做兼职一个小时上千的外快”送货上门,手脚麻利帮忙把屋子拾掇了,临走前趴在他电脑屏幕上特真诚交代了一句老叶你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我家就在本地,能帮得上忙。

  叶修正打开了个网游玩得投入,眼睛盯着屏幕伸手把黄少天刚吃完一碗泡面一递:“帮个忙,带出去扔了。”

  ……

  黄少天哼着小曲儿出了门往左一拐,走到头随意转头看了一眼,亚麻色窗帘被风撩起,带动窗沿一串日式贴花白瓷的小风铃,清脆响声在楼道打个旋儿,散了。

 

  苏沐橙在H市并不是没有朋友。大学一批在学生会里混熟的同届生私下交往一直保持得不错,死党楚云秀爱热闹,一样家在外地的李轩差不多随传随到,考到事业编的张新杰时间又宽裕,每人带点肉菜饮料,最会吃又爱做的郑轩捋起袖子钻进厨房谁也不许插手。

  小小一间屋子堆了四五个人挤得转身都没地方,楚云秀不知从哪儿摸了副扑克出来刚好四个人打十三张,顺口感叹了一声幸好肖时钦个早早成家的叛徒没来,不然只能在一边负责登记。

  李轩一边抽牌一边滑掉两张下来,他笨手笨脚凑齐五张方片同花丢下来,状似不经意又说得结结巴巴:“那个,其实有件事,今天想告诉你们……我家那边给联系了份工作,可能下个月就,得回去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下家张新杰顿了一阵打出一把葫芦K,窗外有人哼着小曲儿路过。亚麻色窗帘被风撩起,带动窗沿一串日式贴花白瓷的小风铃,清脆响声在屋里打个旋儿,散了。

 

11月7日,小雨。

 

  叶修每天早上出门还是习惯性地向右走。

  要开自己的平面设计工作室需要的资金光靠SOHO不太现实,他又回到了刚上大学时为了与家人对抗,到处找机会兼职赚生活费的状态。现在的广告公司虽然待遇不算太好,但工作不算太重,也有接触业内人员甚至跑私单的机会。

  再熬两年——叶修啃着沾满白糖的炸油饼——再熬个两年,把自己的工作室给开起来。

 

  苏沐橙每天早上出门还是习惯性地向左走。

  她向来称不上有太长远的规划,也许是一直以来生活给她的意外和变数太多。努力工作攒钱是要的,可大多用来还了助学贷款。但她到底不后悔坚持读完大学。

  唯一的哥哥过世之后,她和这个世界的连接已经所剩不多。人人向往的自由无拘管有时也是诱人放纵的温床,她却从未打算随意挥霍人生与年华。

  日子是要好好过下去的——苏沐橙喝完一盒带甜味的早餐奶,折叠好四角丢进可回收垃圾箱——即使无所顾虑、无人羁绊,她也有义务珍重眼下每一天。

 

  H市是一座有将近九百万人口的繁华都市。他们就像这座城市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也许终其一生也不会认识,却一直生活在一起。

  但是,人生总有许多巧合,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汇的一天。

 

12月24日,阴转多云。

 

  平安夜是个比情人节或者双十一更难绕过去的节日。到处早早挂满圣诞元素,红绿彩缎、金色铃铛、素白雪花,傻乎乎的圣诞老人满街跑。

  房间阴冷,电热风扇烘得脸颊燥热发烫。QQ登陆界面和各大门户网站麋鹿驾着雪橇来。

  ——还让不让人好好宅着了。叶修有几分郁闷地关掉屏幕站起来。

  推开阳台门,风冷飕飕扑面而来。不远处便是车水马龙,不夜城灰色天幕尽头灯火闪烁,依稀哪里唱着年复一年应景的歌。

  去年那个织了围巾送到手上的学妹,要是收下来,起码今晚不会觉得无处可去吧。

  叶修轻轻扯起一个自嘲的笑,顺手把烟头撵熄在阳台栏杆上。

 

  因为楚云秀忽然被家人押去和朋友的同事的亲戚家孩子“认识一下”,苏沐橙也失掉了一个人出门的兴致。

  桌面堆满了剪碎的彩纸、用来自制阀门的小水管,一把自制手喷礼炮就差填满组装,一切却忽然变得索然无味。

  推开阳台门,风冷飕飕铺面而来。不远处便是车水马龙,不夜城灰色天幕尽头灯火闪烁,身后电脑音箱里唱着年复一年应景的歌。

  哥哥在世的时候,没有父母还不算太难以忍受的事情。毕竟这世上有个人与她一体同命,不算无家可归。

  苏沐橙微微垂下眼睛,顺着音乐节拍,在扶栏上拍了几下。

 

  这座城市太过空旷,空旷得放眼四周看不见一个可以靠近的人;这座城市又太过拥挤,拥挤得那么多差一点就能擦肩的人最终走散。

  他们在同一条长长的屋檐下仰望同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听同一首耳熟能详的歌听到轻轻哼唱,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相遇。

  “谁又骑着那鹿车飞过,忘掉投下那礼物给我……Merry merr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

 

12月31日,阴转小雨。

 

  跨年那天黄少天打了五六通电话给叶修,邀他参加城市广场上倒计时,叶修说有什么好去的啊人挤人还交通管制,一群人傻了吧唧喝西北风。黄少天说这叫青春老叶你才毕业多久死气沉沉像话吗,不对你没毕业的时候就这么死气沉沉,你再闷那屋里注定孤独终老要不没到老就发霉了啊……

  电话那边一个挺镇定的声音传过来:“少天,别跟他说那么多,就说上次他让代购的图鉴到了,问他出不出来取。”

  ——成交。

  叶修在穿得脱线的毛衣外胡乱套了件羽绒,翻翻衣柜,手指触到一件柔软衣服,往外一掏是条浅褐格子的羊绒围巾。想起离家前母亲匆忙从自己箱子边站起来走出房间的背影,他难得地怔了一会儿。

  带上门,他还是习惯性的向右走,脖子上羊绒围巾胡乱绕了一圈。

 

  苏沐橙出门前还在跟楚云秀煲电话,全然不顾两人过一会儿就能见着面了。前几天那个认识当晚就敢喊她宝贝的男人差点让楚大小姐一哆嗦把手机摔了,隔着电话都恨不能让苏沐橙看到她满身的鸡皮疙瘩。

  “哎今天肖时钦好像终于要携眷出席了啊,姑娘好像是他们院里的学妹。说是搞不好明年就要把事儿定了,今天出来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

  “明年李轩也不在了,再跨年都不知道还能来几个。”

  “唉不说了你赶紧换衣服吧,星巴克门口等啊。”

  苏沐橙挂上电话,在穿衣镜前发了一会儿呆。镜子里姑娘长得好看,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灰扑扑一件大衣都能穿得像时装周封面。

  无端却想起文人酸溜溜的词来。一枝如画为谁开。为谁开呢。

  检查好门窗煤气关上灯,苏沐橙还是习惯性地向左走,包上一串金属挂饰暗处也看得见微光。

 

  离广场老远就堵成了饺子汤,人头在沸水里沉浮能把人逼出密集恐惧症。要不是黄少天室友喻文州拿叶修托人买回来的画册当人质,不,书质,他老人家怎么肯屈驾一边心里骂着人一边往前挤。

  人群里不乏缺素质的,叶修被不知谁一只手顶着背脊走了几步,浑身正难受,前面忽然猛退几步,身边一个女孩被搡出人群挤到路边花基几乎跌倒,发出轻轻一声“哎呀”。

  叶修伸手挽她,女孩下意识抓紧他手臂站起来,埋在深灰色外套高领里的半边脸冻得发红,感激道了声谢。看来也是一个人,有意无意跟上他脚步一起走,叶修无可无不可,放慢了和她并肩走一段。

  女孩看起来有些焦急,不时踮起脚尖看前面人潮,瞳仁在路灯下一圈金褐色亮光。叶修问:“约了朋友?”

  她点头:“都迟了十几分钟了,这儿人太多,手机信号根本发不出去。”

  叶修说:“前面堵着呢,急不来。”

  她无奈点头,脸露出来,连鼻尖都冻得红红一点,有点可怜兮兮的可爱。

  叶修扭过头去假装看路。

 

  苏沐橙好容易挪到星巴克门口,看见肖时钦跟李轩在聊着什么,身边站着个小巧姑娘,和郑轩一人手里拿着一把荧光棒一支一支捏亮串成环,楚云秀在一边跳着脚向她挥手。

  楚云秀长得高大,体型又偏胖,在人潮汹涌中看见特别有安全感,苏沐橙一下松了口气。她回过头想和刚才扶了自己一把的男生道声谢,可这一转眼工夫,早不知被人海淹没去了哪里。

  刚才说谢谢了吗?苏沐橙恍惚了一秒,张新杰提着几杯饮料回来,递给她一杯焦糖玛奇朵。

  “谢谢。”她脱口而出,张新杰被她迅捷的客气搞得有点莫名。

 

  等叶修排除万难挤进广场,往裤兜一摸发现不妙,出门前手机给落桌上了。这人山人海,上哪儿去找黄少天他们去。

  再要退出来又迟了,来时路被人流堵成了单行线,看样子不等倒数结束别想出去。叶修郁闷问了旁边陌生人时间,刚过十点。这可怎么耗。

  随手扯过地上不知谁扔的广告传单,叶修百无聊赖找了个台阶坐下发起了呆。

  到处是三三两两等待跨年的人,情侣,家人,结伴的同学同事。戴着粉红色魔鬼山羊角的小孩尖叫着从一端跑到另一端,闪着光的竹蜻蜓咻咻不断飞上天。

  离家七年,叶修一直觉得自己挺耐得住寂寞,或者说词库里向来没有寂寞俩字。逢年过节献身学生活动和课业,校友纷纷回家了他也能抱个电脑晨昏颠倒。

  却鲜少放空到这种程度。没有认识的人,没有寄托和消遣,没有电脑手机和网络。身边人群拥挤热闹非凡,他身处其中,却宛如孤岛漂浮海洋。

  叶修点起一根烟,把自己笼罩其中,情绪深处乍裂的缝隙,谁也看不见。

  烟散去,面前站着穿深灰色外套的女孩,逆着光,看不到她冻得红红得脸颊鼻尖,却像还能看出瞳仁亮晶晶闪出金褐色的光。

  “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苏沐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留意到那个人的。他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羽绒服坐在台阶上抽烟,毫无起眼之处,只觉得身影莫名眼熟,让她远远看见忍不住越走越近,想要确认到底是不是认识的哪个人。

  是刚刚帮过自己那个人。她心里翻起小小的泡泡,莫名雀跃起来。

  “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那个人仰脸看她,角度刚刚好面对路灯,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是你啊,找到朋友了吗?”

  他还认得自己——“嗯,”她回头望一眼,“他们在那边。”

  “那就好。我这边跟朋友走散了……”那人好像苦笑了一下,“就说过来傻了吧唧喝西北风,非把我哄出来。”

  “……”苏沐橙一时接不上话,突然想起什么,把一串荧光棒手环摘了两个下来递给他,“这个送你。”

  “……”那个人表情微妙,“我要这个干嘛?”

  苏沐橙笑:“好玩嘛,难得来了,跟大家一起开心啊!”

  “……”那人放弃抗议,自暴自弃地伸手接过,甚至还真套上了手腕,试着晃了两下,表情更微妙了。

 

  叶修看见女孩弯弯眼睛笑起来:

  “我叫苏沐橙,就是橙子苹果的那个橙,你呢?”

  他晃着手腕上的荧光棒手环,有点郁闷又不怎么舍得摘下来:

  “我叫叶修。”

 

  人生总有许多巧合,两条平行线,交汇了。

 

1月1日,晴。

 

  苏沐橙是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姑娘,她有一群关系要好的同学,在倒计时开始前紧张兮兮听见人群咋呼就跟着喊,发现好像时间还没到又起着哄停下来。

  叶修听见成千上万人个声音小心翼翼又掩不住兴奋地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

  十,九,八,七……

  苏沐橙扯着他衣袖指着广场对面渐渐亮起来的天空。

  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

  欢呼震耳欲聋,天空炸开大团烟花。兴奋的面孔被划亮,满街灯火如银河倾泻,落入无数双眼底,漾起快乐的星光璀璨。

 

  他们沿着倒数后散去的人流缓缓离开广场走了很远。临别前不知谁忽然提起交换联系方式,苏沐橙在手机上匆匆记下叶修的号码,在靠近地铁站的路口道了别,心里隐隐约约依依不舍。

  苏沐橙还是习惯性地向左走。

  叶修还是习惯性地向右走。

  他们搭上同一辆回程的地铁,只是刚刚好错开两节车厢。

 

  自建房走廊上还亮着灯,叶修慢慢走近,忽然有些后悔当时没有留下QQ号码。如果她不再打电话来,这座城市他要去哪里再找她?

  苏沐橙走近自建房,习惯性想要往楼梯间去,忽然看见另一端悬挑水泥楼梯下站着似曾相识的人影。

  他们面面相觑,心跳如擂鼓。

  不知是谁先突然笑弯了腰,像遇见世上最有趣的事,像能够掩盖掉如烟花炸开的满心狂喜。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 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遇见你 是最美丽的意外



— Day15.END —


评论 ( 14 )
热度 ( 41 )
  1.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