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百日叶橙】Day08.日出

— 规则说明 —

(借地宣传苏沐橙中心纪念合刊《沐光之橙》 一宣  印调 ) 


昨日背景/设定:……又是不知道呀。


 

  闹铃声拉拽着神经把人从纷乱无边的梦境扯醒。窗外天色兀自暗沉,茫茫地看不见一丝鱼肚白。

  苏沐橙蹑手蹑脚地坐起洗漱,开了旅馆里小小的落地灯,回来看见叶修睡得还沉,唇角掀开一条缝,样子有点傻。

  苏沐橙推着他胳膊细声细气喊了几声“起来了”,叶修死沉地半翻个身,眼睑翕动几下又歇了,呼吸粗重但均匀,显然又睡了过去。她一半失落一半却又松了口气,在他柔软脸颊戳了一指头,白白一个窝陷下去。伸手抄起外套和相机包,合上门的动作放得极轻。


  天色开始变浅,东面的海滩上已经不算太清静。潮声规律地忽闪忽现,支起三脚架占据最佳摄影位置的人三三两两相互搭讪闲聊。一个穿条纹灯芯绒衬衣套针织小马甲的中年男人冲她友好笑笑,指着边上一块地方建议:“这儿好,支得牢,视野也宽。”

  苏沐橙从善如流打开包支起相机。

  单反是叶修买的。手机都懒得用的人相机买回来倒是勤快,就是忒烧钱。每次增加一个镜头就心虚地捎带一件粉饼眼影或者香水,于是更加烧钱。

  苏沐橙没他那么在行长长短短那么多镜头和配件,好在这次来海边就带了一只大炮,她也不是对着电子产品就当机的小女生,手脚麻利装好,便坐下来盯着海平线发呆。


  风有些大了,裹着海腥气从鼻腔不太友好地扎进喉咙,上颚要干不干地黏糊发痒。苏沐橙把披肩忘在了旅馆小沙发靠背上,鲜红的一条,手工刺绣针脚绵密,是叶修去哪里出差带回来的,说请了女店员当模特儿试了好久才挑中,“可她披着比你差远了”。

  就会嘴巴说得好听。苏沐橙试图扁扁嘴却压不住唇角上扬。好容易拽出来旅游,说好了起来看日出,结果在旅馆里睡得死沉的人,是谁呀谁呀。

  灯芯绒看起来也百无聊赖,烧起一支烟,凑过来问:“小姑娘从哪里来呀?”

  “杭州。”

  “哦哟,好地方呀,有年冬天听说西湖下雪了,我赶紧买了机票飞过去拍断桥……”自顾自说了几句又绕回来,“怎么一个人呀,跟男朋友吵架了?”

  “没有,早上起不来,还在睡呢。”

  灯芯绒上唇粗粗的胡须笑得颤巍巍:“太不像话了。”

  “是呀,”苏沐橙眼梢勾起来,笑意里的薄嗔也像蜜里调的油,“回去罚他买早饭。”


  闲话几句的功夫,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海天尽处的明暗分割。海面一片片细密地碎,而天际一道道粗犷地裂,浓艳的红橙黄泼开沁入蓝紫灰,云层撑不住喷薄天光,溃散般任由初阳挤破海角天边。

  换着角度拍了许多张。每一抹色彩每一度光影都记住,好等他醒来对着照片一帧一帧解说。

  遗憾不是没有,可是日出日落都还会有许多次。未来漫漫长,不着急。


  肩上清寒突然一散。斜眼瞟见鲜红披肩上一团刺绣,身后暖烘烘一个怀抱捂住。苏沐橙背上一松惬意倚下去,脸颊一侧轻轻蹭着隔了一宿又冒出来的短短胡茬:“还知道起来呀?”

  “怎么不叫我?”声带还沙哑着,懒懒的像马上又要睡过去。

  “忘记了。”苏沐橙垂头收拾相机,声音压得闷闷地,尾音干净利落像赌气。

  叶修摸摸鼻子:“日出好看么?”

  “特别好看,有些人看不着了。”

  “没关系,不是有你么。”这一句说得理直又气壮,“你看我看还不是一样。”

  “……”这下不是装的,苏沐橙头一偏就要转过来瞪他。


  环在身上的手臂紧一紧,她腮帮被什么温热又带点干燥的东西印了下,酥酥地痒:“下次别忘了叫我。”

  “下次出来不带你了。”

  “……还是带吧?”

  “到时候再说。”



— Day08.END —


P.S.昨晚一不小心睡着了,补上补上。


评论 ( 3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