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伽蓝雨(叁)

- CP:王不留行×寒烟柔,古风架空,微灵异。

- 拟收于王柔个人合志《木与火之书》,一宣&印调 戳这里

- BGM:森英治《策略》


※  ※



  阮成闻声大骇,不由向北桥大师那厢大退一步,面上兀自强作镇定,却是不敢搭腔。扫地焚香将木匣向场中空地一推,那长矛滴溜溜转动,矛尖指天悬空而起,登时红光暴涨。周遭僧道弟子棍剑在手,将各自尊长团团一护。

  却见王不留行面沉如水,向前踏出,并无行礼唱诺,只是目视矛后虚空处,缓缓问道:“阿柔,别来无恙?”

  这一声“阿柔”七分肃穆,偏有三分柔和,不知所问何人,却分明是故人重逢,又比扫地焚香这样的故人少三分客气,多三分不自觉的亲近。王不留行两名弟子木恩、竹沥见惯师尊冷静自持,面面相觑,犹疑听错。

  那缥缈女声一顿,再起时已从他目之所及处传来:“王将军……还是该叫一声王真人?”

  王不留行哑然片刻,道:“阿柔……这些年……”

  女声骤然一抬:“这些年的事,王将军大概已经听人摆弄过了罢?不错,我是并未被此地菩提清气成功度化煞气,城郊那几桩镖师被劫、新娘毁容、孩童落水的事,也通通与我有关。”

  那一杆赤烈长矛忽而调转矛头,直指向他。女声乍转凌厉,几近喝问:“那末,王真人,你待如何?”

 

  突变陡生,木恩、竹沥尚在暗忖师尊与这女鬼有何纠葛,怎料忽成剑拔弩张之势,登时大惊,双双抢上前去。却听王不留行轻喝:“退下。”

  二人护师心切,哪里肯听。他长叹一声,道:“为师与她……有些陈年恩怨,她落得如今田地……原是我对她不住。”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怔。阮成当场便怪笑道:“我道是请了何方神圣,原来是老相好,北桥大师,你怎么说?”北桥大师探询望向扫地焚香,后者口诵佛号,闭目似已入定,他也只得低头合掌,并不接话。

  阮成失了声援,气苦又不敢发作。那长矛此时高悬头顶,一个不痛快转头捅他个透明窟窿,大罗金仙也救不及。唯有低声向随从耳语几句,随从领了命,趁人不察,悄悄向往寺门去了。

  便听得那女声似也怔忡半晌,方才缓缓道:“话虽如此,当年阻我大军,断我生路,镇我魂魄,这十数年来,难道你曾有过后悔?”

  王不留行默然良久,摇摇头,一字一句答她:“虽有愧疚……并无后悔。”

  “……哈哈哈哈……”那女声倏然长笑,驱散森然冷意,竟是十成的疏阔豪情,隐隐有金戈铮然之声。众人眼前一花,幽暗夜幕里徐徐走出一名红衣女子,不似寻常闺秀,长发高高束起,走近一看,赤甲马靴,星眉朗目,英气逼人,却是一身武将装束。

  “王将军,”她伸手一拢,长矛入怀,一双点墨眼瞳对他深深凝视,“有这句,我寒烟柔才觉得不枉与你相识一场了。”



— 待续 —

 

※  ※


评论 ( 3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