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岭外春(中)

- CP:吴雪峰×叶修,说好的炖肉要到下一章。

- 古风架空,云王吴雪峰和嘉世军少帅小叶将军。

- 上篇戳 这里 

 

 

  翌晨天方擦亮,作息严谨的吴雪峰睁眼醒来。帐外飞鸟婉转鸣啾,枕畔叶修兀自沉睡,呼吸平稳,嘴角隐隐一线笑意,眉眼温顺的样子难得一见。吴雪峰静静凝视片刻,怜他年轻贪睡,轻手轻脚爬起,自去校场晨练。

  一套长拳打毕,内息平稳尚只算热身,正要挑件兵器练练,清亮嗓音远远送到:“好家伙,又来背着我加练!”

  话音未落一道矫健身影落入场中,手持一杆通体乌黑玄铁战矛,笑嘻嘻冲他抱拳,大有出手请教的意思。

  吴雪峰不禁苦笑。嘉世少帅叶修自幼绝顶聪慧,十八般兵器上手就会,奇门兵法更是天纵英才,当朝圣上御口亲赞天佑荣国,惹得众皇亲世家子弟个个不服。吴雪峰虽生性温厚疏朗,却也不免少年意气,暗暗加练追赶。每每被叶修发现,不知交手喂招多少回,总是输多赢少。

  如今他虽有战功,到底是皇亲贵胄,与经年驻守边关的小叶将军怎能同日而语。但人在场中,却也不愿妄自菲薄,伸手抽出一柄阔背环刀,起手式扬毕,一招开门见山直取面门。

  原来叶家祖传一把神兵战矛名唤“却邪”,乃前朝巧匠穷半生心血集稀世材料打造,重达五十七斤,更兼一套独门身法,横扫砸刺十分霸道。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吴雪峰在叶修手下吃过的亏不计其数,这击意在近前贴身抢占先手。

  叶修当然不是易与之辈,不待欺近,龙牙刺出,吴雪峰回手使招周仓侍主架住,刀身竖起,盘龙吐信变守为攻,转眼拆了十数招,二人均知对方暂别这段时日功夫可没落下,渐渐收起游戏心性。

  天色渐亮,校场边晨练将士渐渐聚集,见场中少帅与云王酣斗,一套百龙流星打飒沓惊风,吴雪峰全身笼罩在却邪黑影中,腾挪闪避气定神闲,竟丝毫不落下风。嘉世军中何尝见过这等身手,一时人人摒声静气,连林间鸟雀都惊飞殆尽。

  叶修攻势愈急,如飞龙在天、蛟龙出海;吴雪峰守势愈稳,周身风转云流、气贯长虹。忽一声长啸,撤步推刀正待变招,却被叶修觑见空当,纵身跃起,强龙压顶,吴雪峰撩刀疾挡正中却邪,刀矛相击虎口剧震,生生把叶修劈得侧歪落地,顺势受身闪避绕至身后,抬手一道落花掌向吴雪峰脊背拍下。围观人群中有沉不住气的,已失声惊呼:“殿下小心!”

 

  这声提醒未止便噎在喉中,电光火石间吴雪峰唇角轻扬,刀花一挽,使出一招云长出征,旋身,背刀,亮掌,不疾不徐,竟是一记推云掌将将接住。

  原来吴雪峰武学天赋不过稍胜常人,幼时却机缘巧合拜得一名隐逸高人亲传,习得一套失传多年的精妙内家心法。他为人稳重内敛,沉得下性子修习,十数年下来练得内力浑厚,当可跻身一流高手。叶修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要说比拼掌力,却也没有必胜的信心。当下双肩下沉稳住丹田,心思急转,忽然伸手把却邪往地下一抛。

  饶是吴雪峰素知叶修机变,此时也不禁一愣。须知高手过招应对不过顷刻,多数只凭经验本能,对方兵器脱手,自是刀尖疾抖便要挑去,真气略偏,便觉叶修掌力猛然回撤,待要粘上,又恐他强行收招伤了自己,须臾犹疑便教他逃了去,又就势一扑一滚,已捞回却邪向前扫出一击霸碎,将吴雪峰逼退三尺。

  毕竟是嘉世军营,观战将士见自家少帅威风八面,顿时轰然叫好。叶修得势不让,矛尖撑地,双足借力一蹬,高高跃起,玄黑却邪寒光暴涨,隐隐有风雷之势,却是叶家威震边疆的独门绝招,伏龙翔天!

  这招极难练得,当初叶修练到此处,足有大半个月难得精进。伏龙翔天,要诀不在“翔”,却在“伏”之一字。龙游浅底,志在千里,翔天锐气莫不来自伏地蓄力,彼时年少气盛,领悟谈何容易?可叹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偏有多少人,待到顿悟,却已错失年华。

  吴雪峰看在眼里,慨叹犹甚。这招要说是他一寸一寸掰开了与叶修喂出来的毫不为过,此时却邪当头刺来雷霆万钧,知他这此招已臻化境,却不知要曾历经多少边关鏖战方能锤炼至此。个中辛苦,旁人如何能够得知?

  念及此,心头微震,表面不动声色,立定捏起心法念龙诀,掌心倾垂,凝视却邪来路,将身一纵避开矛尖,浑厚掌风掠动,是他拿手招式裂空掌,拍向叶修肩头。

  早春料峭风起,人影交错,衣袂晃动。待围观将士定睛看清场内情形,无不骇然。

  明明招式已用老的伏龙翔天,在最后一刻竟以臂力巧劲,前所未见地强行上挑,以为已避过的吴雪峰再无腾挪余地,乌亮矛头直抵前胸,胜负已分。

 

  四下悄然。只听场中响起清亮击掌,却是失了一局的吴雪峰带头激赏。军营掀起喝彩如潮,叶修挑眉露出张扬笑意:“厉害吧?”

  “厉害。”吴雪峰缓步向他靠近,“这招叫什么?”

  叶修摇头:“前几日琢磨出来的,第一次用,还没想呢。要不你帮我起个?”

  吴雪峰沉吟片刻:“既是伏龙翔天的后招,便叫‘龙抬头’罢。”

  说罢伸手一拥。外人看来不过交手后致意,叶修却分明从那手臂力道觉出几分痛意。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吴雪峰与他崭露峥嵘的少帅一别半年,连最熟悉的招式都已精进如斯,他竟一无所知。期间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其时嘉世军如日中天,更出了个叶家少帅天资卓绝,若有人不识趣提那花无百日红,质疑嘉世日后也有动荡衰亡,必要教人笑掉大牙。

  于是不过数年后叶修竟卷入几番浮沉,练得一身百家奇功风云再起,期间这惊才绝艳的“龙抬头”一度绝迹江湖,连却邪也终落入他手,此时众人又如何料得。

 

  之后一连数日,云王忙于拜会驻边郡守等一众大小官员,慰问军中将士,抚恤孤寡遗孀,忙得脚不沾尘。住处虽搬进了叶修的将军府,两人却连打个照面都难得。

  偶然碰到,谈起吴雪峰及另两三位皇子入秋后约莫要循例受封藩王,远远离开京城以保太子稳妥。此后恐再难离开封地,遑论私交边关大将,各自难免有些黯然。

  好在二人都是洒脱的性子,今朝有酒何必担忧明日。谁又知封藩不会恰好在嘉世军辖内,或者老皇帝忽然觉得云王这孩子不错,舍不得他离京,也未可知。早早生出离绪,倒像恨不能快些分别似的。

  叶修便说起了关外风物,好吃好玩,约着待事情忙完再盘桓一段。可去城外狩猎,或二十里外有处温泉,水质极好,不如试试。

  吴雪峰一一应下,于无人处切切握住他手,也不多言,只是各自用力,好似有许多年岁为证的许诺不曾出口,便悠悠行经了过去,落满了未来。

 

 

— 未完待续 —

 

※ 本来打算上下两章搞定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多出了一个中_(:з」∠)_

 

评论 ( 6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