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岭外春(上)

 - CP:吴雪峰×叶修,被番外甜哭了,炖肉志庆。

- 古风架空,云王吴雪峰和嘉世军少帅小叶将军。

- 灵感改自 @秋声隔雁声 的梗“小王子和他的将军”。


 

  人间四月芳菲尽,塞外将将雪化云开。浔峰岗外十里坡小树林梢头冰棱犹在,金脆阳光泻入,林间星点琉璃天色。

  穿林蹄声乍起,一行七八骑自西围追一头獐而来,领头一人年方弱冠,薄甲轻骑身长矫健,手持一张黑漆长弓,舒臂搭箭,破空而至。

  那獐穷途末路却似福至心灵,拼死一拐,要害堪堪避过这必中一箭,雪亮箭矢楔入后腿,吃痛一声裂云惨叫,往一旁猛窜出两丈。

  弱冠少年一箭不中,轻叱一声拍马疾追。忽见树丛一阵剧晃,那獐竟从眼前生生消失。少年心知不好猛勒缰绳,马蹄踏中山边残雪脚下一滑仰首直立,少年一头栽下,就要从獐子跌落的豁口跟着摔下坡去。

  随行骑手拍马赶不上少主爱驹,被甩在身后救之不及。耳后响起利箭破风,一支赤羽长箭向少年落地处疾射。众人眼前一花,一匹赤鬃骏马掠过,几与飞箭一前一后抵达。

  有眼力好的人看得分明,那箭矢没入坡边石棱,少年伸手一勾消去下坠之势,借力向上一跃,射箭人恰好纵马赶到,伸手捞起,少年便已骑在身后,手在他肩颈一勒,掩不住声色欢喜:

  “雪峰!我道你押送犒军粮草还得有两天,出来备点野味,怎么这就到了!”

  随从早已行礼一片,或口称“殿下”,或问候“少帅”。原来来者是当朝排行第七的皇子云王吴雪峰,为人忠厚低调,朝中不甚出风头,这边关冬去春至朝廷依例犒赏驻军竟派了他亲自押送。

  被他及时捞起的嘉世军少帅叶修幼年在京时与他尤其交好,见得他来,顾不上差点吃亏,还在他马背上便指挥众人下坡寻得那摔昏的獐子,眉飞色舞要当晚就烤了给云王下酒。

  吴雪峰含笑侧首看他,初春清寒天气,少年策马围猎得额前挂汗,身上热气透过薄薄银甲隐隐渗到他背上,禁不住心头一荡,伸手把少年将军那兀自发号施令的小臂一卷搭在腰间,一声轻喝“坐稳了”,长腿一夹,打马回营。

 

  当晚驻营果然点起篝火,将士备酒烤肉给云王一行接风洗尘。

  吴雪峰年岁也不过二十五六,生母是将门之后,十七八岁上便开始带兵征战,颇积了些大小战功,朝中虽无人脉,军中却略有薄名。嘉世少帅小叶将军威名赫赫,美中不足是声名在外的滴酒不沾一杯即倒,边关男儿酒过三巡豪气顿生,见吴雪峰生得性情疏阔,大感倾佩,气氛热烈大有不醉不休之势。

  于是夜深人散后,说着要与小叶将军如少时一般同榻抵足而眠的云王殿下便被扶进了少帅寝帐。梳洗更衣后帐内再无外人,叶修给自己收拾了下,一回头,吴雪峰半倚着枕头坐起来,灯火下一双深黑眼瞳凝视他。

  叶修被这炽热眼神盯得心头突地一跳,嘟囔着吹熄油灯磨蹭上榻:“看什么,醉成那样,快睡。”

  黑暗里伸过一双手臂自身后环过腰间,下巴带着千里奔袭疏于整理的胡茬蹭在颈窝。耳边呼吸潮湿温热犹带酒气,熏得不胜酒力的叶修蓦地一软,来不及动作,身后人已张口含住他耳垂,舌尖沿耳后一勾,便察觉出怀里的背脊轻微战栗起来。

 

以下请走 → 不老歌


  待吴雪峰取来毛巾擦净两人一身狼狈重新躺下,叶修困倦已极,手脚绵软趴在他胸口,嘴里含含糊糊想问些什么,舌头还没捋直就沉沉睡了过去。

  吴雪峰伸手拨开怀里少年被汗洇湿贴在额前的头发,珍而重之轻轻吻过眉眼鼻梁,在唇上轻啄流连。

  再多话,也待明日再说罢。 




— 未完待续 —



※ 其实是我自己写到半夜困了要谈情等明天吧_(:з」∠)_


※ 中篇 ※

 

评论 ( 5 )
热度 ( 41 )
  1. 月上广寒××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