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C'est la vie(8)

- CP:吴雪峰×叶修(文中称叶秋),本章略爆字数,拆开两章又不够。

- 人都是逼出来的,屏蔽了几回居然逼出了更新……

- 赶死线赶high了的失眠是填坑药引,但不能多用_(:з」∠)_

- 有BGM,慎入。

 

※ 章节汇总 ※

※ The Last Chapter ※

 

 

8.

 

这是吴雪峰所能想到最理想的分手方式。

把话说开,以冷静回应理智,没有争吵与撕扯,在分岔路口各走一边,甚至还能回头挥挥手相互问候。

他一向是擅长判断情势的人,在合适的时机站在合适的位置做合适的事。失落难过多少会有,可前路毕竟还长,彼此都有足够的时间去遗忘和适应。新的人和事会迅速填充分离的缺口,不留眷恋不舍的余裕。

 

叶秋挺直背脊没有转身看他,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一派平和。气氛适合,机会正好,只要吴雪峰接一句“对不起”或者“还是朋友”,就可以配合完这好聚好散的一出戏。

可他忽然不能忍受眼前的一切。叶秋猝不及防的一记直球重重锤在心口,砸得他一阵闷痛指尖麻痹。

等到手指重新找回触感的时候,吴雪峰已经就着背后的姿势环抱紧了叶秋的肩膀。怀里人没有动弹,手臂用力,嘴唇压在少年短短柔软的头发上,无法出口的话语熔成滚烫的气息。

 

偏偏有些话,说出去就是覆水难收。

 

汪师傅开了十几年出租车,有七八年是一到旅游季就拉着各地来的亲子游蜜月游度假游毕业游失恋游辞职游……满草原乱跑。见过壮汉嚎啕大哭妹子醉酒摔瓶子怒吼小孩儿踩了一脚牛粪非要往奶奶身上蹭,自诩是喜迎四方客笑看百样人,见过的世面大大的有。

这天早上起来,那懒洋洋的后生突然对他的一切充满兴趣,后座也不躺了,跑到副驾跟他畅谈人生,话说得比头几天加在一起还多。问完天气问风俗,连他家养的黑子生了几个娃都关心了一遭。

 

汪师傅乐呵呵瞎侃扯淡,心里却警铃大作,偷眼瞥姓吴的青年神色不妥,好几次想把他拉入话题。后者跟他明显没有配合默契,屡次欲言又止,小叶同志觑个空又把话题一挑空押枪带跑了。

到这份上老汪师傅要是再看不出来,就白瞎了一双夜里视物从不打手电的眼神了。

 

小俩口闹别扭的事,谁管谁傻×。

他哼哼哈哈地由着叶秋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下车加个油也跟进小卖部说是顺便买烟。老汪悄悄摸趸回车窗边,递根烟给一路越发沉默的吴雪峰,后者摇摇头,他也无法可想地伸手拍拍青年肩膀,绕回去驾驶座打火启程。

草原行车其实无聊,美则美矣,毕竟单调。这各怀心事神游太空,汪师傅一把老骨头差点没闷散架,到了下一站莫尔道嘎,火速联系好了熟悉的落脚处,把两位小爷往旅馆门口一扔,自己先去找熟人喝小酒去了。

 

小叶队长一改平时出门比赛到了酒店都往大堂沙发一扎服从分配的德行,难得勤快到处张罗,又是订房又是雇导游,大有以此为据点深度游周边的架势。

吴雪峰看着叶秋在前台墨迹,正不知该不该跟上去,叶秋转身向他走过来,脚步罕有地轻快,踩着他突然绷紧的呼吸。

他这一路胸口闷涨,瞧见叶秋眉梢一挑似笑非笑,有活血化瘀的迹象。

 

然而下一秒叶秋手一扬,一张房卡抛过来,话也跟着飘到——

我在305,不知道是隔壁还是对面,反正订了morning call,没事不用喊了。

后半句已是背过身自顾自往前走着甩过来的,背脊挺直一如昨晚在湖畔。

 

这技能发得并不凶残,怒龙穿心都算不上,顶多就是记落花掌,拍在心口一团淤血上,打出了吹飞效果,四分五裂,一时空空荡荡。

吴雪峰看着手里房卡上一行数字“304”,手指抠得用力,泛出惨淡的白。

 

半宿无话。

莫尔道嘎的手机信号竟然差得连一格都常常不满,房间电视自然也收不到什么像样的频道。草草洗漱后吴雪峰索性和衣往床上一倒迷糊过去。

少有地体会到了浅眠的烦扰。大脑一刻不停有看不清的画面听不清的声音来回穿梭,魇得快要四肢麻痹着溺毙在陌生的情绪里,却还挣扎着要看个分明。

 

眼一睁万象俱灭,身上沉得像在梦里跑过马拉松。

咽喉干痛,吞咽一下黏膜撕扯地疼。吴雪峰和四肢的酸软较了半分钟劲,爬起来找出客房配备的电热水壶,装了水坐上,不一会儿发出嘶嘶将滚的水响,静夜里钻进耳朵,竟像空荡荡还没填上的心房里漏出风来。

 

人在这单调的声音里元神出窍,只点了一盏床头灯,大脑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几天前叶秋趴在台灯下的侧脸。水声越来越大,灯光下并没有个半眯眼笑的少年垂下头轻轻啄来,却随着“啪”一声低响,整个世界漆黑一片。

跳闸了。

 

电热水壶很快归于安静,万籁俱灭。

 

吴雪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死寂中背靠墙缓缓滑坐地上。

时间静止,天地无光。

 

 

— TB这次要赶紧C —

 

※ BGM:李克勤《纸牌屋》,黄伟文/词。

扬起的尘土中要是两人缘已尽
天塌的一秒钟你们为何在抱拥

从前你俩为什么执手起誓 难捱的关口请你记住原委
难道回望这半生修到默契 忍心作废

 

※ The Nest Chapter ※

 

#找点空间# #找点时间# #听着虐歌# #常回坑看看#



P.S.这文坑了挺长时间,主要是因为下一章写了一半出了官方番外,打脸略凶残,准备拾掇一下继续写,把原来的稿子丢子博存个档,有兴趣可以看着玩XD

原草稿戳 → 这里 


评论 ( 23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