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全员/主王柔】黑白配(三)

※ 上一章 ※

 

过渡章。

关键词:AU/BG/TAG

 

(三)

 

  R市广播电视传媒集团成立前,都市之声的调频段是地区开放最早、收听率最高的一个综合性频道,整合改制后一度式微,这两年又强势崛起,不知多少背景关系弯弯道道的新人进了台里挤破头想调进去。

  唐柔挂职出国进修已是惹了一堆背后眼红,出去一年半回来,都市也没把她往外推,显是留了位置。知道的说是叶修相中栽培的人,不知道的难免嚼舌根。

  可台里上下无人不知她最不怕的就是风言风语。宣策部潘林一大早看见阮成堵在走廊里,叉起腰一站像个并拢的短腿圆规,逮着唐柔路过那会儿说了几句什么,人美女气定神闲微微笑着回了两句,阮成黑着脸一头扎回了座位。

  潘林摇摇头,这又何必。

 

  都市之声人事没什么变化,连各人座位都是老样子。

  唐柔的隔间靠内,走近刚好底下钻出来一个挺精神的小伙儿,理得短短的头发浓密直竖,却生了双眼梢带笑的桃花眼。身上一件竖纹衬衫一边袖子卷起,一边掉下来一半,见了她,抿着弯弯的笑眼顾不上整理就伸开了双臂:

  “哎唐大美女总算回来啦,过来给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去,”唐柔笑着拍开他,“怎么劳我们方锐大大亲自动手?”

  方锐嘴甜:“为美女服务嘛,电脑前两天新配的,刚试了试把网接上。”

  唐柔笑:“真不敢当,听说去年评了优秀?是不是还得补我一顿饭呢?”

  “那必须的,”方锐严肃,“今晚御景园二楼,不见不散啊!”

  ——那是部门给唐柔设的接风宴。

  唐柔先绷不住了:“……忙你的去吧!”

 

  电台可不是养闲人的地方,回来第一天就物尽其用。下个月二十五周年台庆,宣传造势做得如火如荼,庆典活动一桩一桩任务到人,一上午开会整理资料,等到能坐下来喝杯水也就到了午休时间。

  唐柔这才有空打量桌上一盆嫩茸茸的文竹,细叶舒展出亭亭如茵的姿态,认出是临走前送给乔一帆的,静静地又送了回来。

  初夏的大晴天阳光明亮,唐柔眯起眼隔着玻璃窗看见湛蓝天空大团白云快速地变化形状。不其然想起曾经在地球另一端的西海岸被烈日暴晒得眼泪直流,傍晚依然温热的海水包裹全身,把抛在国内的记忆冲刷得黯了色彩,凉了温度。

  可回了国,坐在熟悉的位置,看见窗外同一株凤凰树又开起火烧似的花,却忽然觉得异国的风情正在迅速坍塌褪色。像是都裱进了玻璃相框,收进抽屉也好,挂在墙上也罢,都隔着一层什么。

  最清晰深刻的,到底只有目下。

  换地方换心情的事已经做过了。强悍的人生,是要站在原地move on的。

 

  御景园离广播电视大楼不远,是台里聚餐接待的老地方。下了班唐柔蹭着方锐的顺风车过去,推开包房门安文逸和乔一帆已经到了,端着茶杯在调电视。

  不一会儿叶修苏沐橙等人前后脚都齐了,点好菜相互问了一圈喝点什么,又上了苹果醋和玉米汁——叶修出了名的一杯倒,在都市就没有陪老大喝酒这一政治任务,DJ又是要谨慎烟酒保护嗓子的行当,大多数人乐得不碰。

  吃得兴起方锐提议直落唱K,包荣兴第一个跳起来赞成。难得高兴,连一贯作息规律的安文逸也没反对,掏出手机预约起了房间。一群人火速打扫战场结账往外走,才发现居然只有方锐一个人开了车过来,只得先载叶修回台里开车。

 

  一群人百无聊赖站在酒店门口等。初夏的蚊虫厉害,苏沐橙穿着长裙还好,裙子只及膝的唐柔首当其冲,被叮得轻轻跺脚。

  门里走出个熟悉的高个身影,乔一帆眼尖礼全,首先喊了声“王总监”,大伙儿纷纷扭头,才都把眼光集中在王杰希搀着的半条手臂上。

  其实也是冤枉,台里请了几家媒体做公关,R市日报的程思嫣和王杰希顺路,也就是蹭个顺风车的关系,结果酒店大堂门口设了个坑爹的浅台阶,高跟轻轻一扭没站稳,刚巧就在乔一帆喊那声的同时往王杰希身上歪了一下。

  ——世上要不是真有那么多狗血巧合,作者编剧什么的岂不是早都要饿死。

 

  其实唐柔也真没往心里去。从前王杰希带新人向来是手把手教,跟她在一起了也知道问问她介不介意,看她一脸轻松反倒挂着郁闷说哎你怎么就不吃个醋,唐柔觑着他货真价实伤了自尊,板起脸特别严肃点着头:“嗯,其实吃醋呢,特别介意。”

  ……

  呵,从前。

 

  唱K散场已经十一点多,叶修送了苏沐橙和唐柔回去,临走叮嘱声空调别开太凉,苏沐橙温温柔柔地应了,看样子是已经和好了。

  二楼的灯还亮着,穿过小花园走到门厅,两人摸索着打开玄关的灯,就听见拖鞋啪嗒声惊亮了楼梯声控灯,一个小巧机灵的女孩人还没下来先脆生生嚷了起来:

  “沐姐,柔柔,你们可回来啦~”

  唐柔眉梢一跳,和苏沐橙对视一眼。每当小戴发出这一波三折的哀求声,多半是又在楚云秀那儿没讨着好搬救兵来了。

 

  说起来戴妍琦还是比苏沐橙小了足有八届的师妹,刚认识时就发现遭过同一门科目任教老师的蹂躏,大有几分与子同仇的情谊在。可事关小戴这说一不二女魔头的表姐,苏沐橙实在爱莫能助,扯扯唐柔打着哈哈就想装傻上楼。

  楼上楚云秀中气十足的嗓门就扯了起来:“别嚷,嚷也没用,沐橙明天有任务,还未必能跟周泽楷打得上照面。你想求她给你要签名照那是白搭!”

  “姐~~~”小戴跺着脚噌噌又窜到楚云秀面前,跪上床绕她背后,两只爪子往娘娘肩上一搭揉捏起来,“我也不一定要见着真人,就想要一张签名照片,就一张~~~”

 

  唐柔听明白了。时尚之声请了时下当红的轮回组合做访谈,作曲的周泽楷和作词的江波涛形象好气质佳的,出道以来人气一路飙升,听说正计划把演唱会开到鸟巢去。

  楚云秀被她捏得毛骨悚然:“我才丢不起那人,我那儿可欣可怡俩姑娘已经花痴好几天了,想要签名你自己到通道里堵去。”

  “我跟她们又不一样,她们那是唯粉,我这儿已经收了一张小江的签名海报了,就缺个小周……”

  “什么什么粉,我搞不懂你们小姑娘的术语,”楚云秀边躲边抬头跟苏沐橙抱怨,“真是代沟,你说现在这小姑娘都在想些什么,冲着好好俩帅哥追追星情有可原,偏要当成一对儿来捧,内部消耗简直浪费资源嘛。”

  苏沐橙笑:“潮流噱头嘛。有时娱乐公司也不介意的,真真假假刺激眼球。”

  楚云秀不以为然:“要我说还是明星难当,以前异性走得近闹绯闻,现在同性走得近还闹绯闻,还让不让人有点纯洁的人际关系啦?”

 

  突然想起什么:“我说你们肖头儿那也是优质男士啊,怎么不给他找个配对的?”

  “那不行!”小戴跳起来,耳后蔓开可疑的红色,“头儿是我的!”

  楚云秀转过头来像见了稀罕物似的:“不是,你在这儿嚷有用吗?倒是冲着人家说去呀!就拿出你对周泽楷一半的花痴精神,你们家头儿肯定能让你拿下。”

  小戴耳朵更红了:“那他得有周泽楷一半的帅才行!”

  说着跳下床,赤脚去勾拖鞋:“我去睡了不跟你们说了。”

  跑到门口,不放心又探个脑袋出来,乌溜溜的眼睛眨巴两下:“记得签名照!!!”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5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