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全员/主王柔】黑白配(二)

※ 上一章 ※

 

关键词:AU/BG/TAG

 

(二)

 

  王杰希走进直播间外室的时候给正在监听的邓复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直播间里的刘小别还是看见了,一紧张差点说串词。

  王杰希微微皱了下眉。邓复升好脾气地笑,摘下耳机轻声说:“小别今天表现不错。”

  王杰希点点头,拿起另一个监听耳机戴上。

  刘小别在台里呆了三年多,一直很被看好,做的也是上班早高峰黄金时段的节目,理由是声线清亮,风格活泼,听起来特别提气儿。

  问题就是有时候也忒欢脱了点。刘小别是很有做脱口秀潜质的,思路清晰,反应敏捷,可经常嘴皮子跑得比脑子还快。要用有限的时间表达他无限的灵感,一不小心就飚起语速来。看到外面的监听人员比划,又免不了心一慌吃螺丝。

  何况今天还碰上王杰希亲自来现场。

 

  王杰希是R市电台音乐之声频道的节目总监制,在业内以敬岗爱业要求严格著称。偏偏人天生异相,一只眼睛完全正常,另一只眼睛却显得特别大,站在监听位置往直播间一扫,瞪谁谁卡带。

  刘小别提心吊胆做完节目,出来规规矩矩给王杰希打招呼。

  “刚那首《Let It Go》后面有差不多一秒没接上。”王杰希表情有点严肃,“你还想做自己的清谈节目吗?”

  刘小别尴尬地撇开眼神,一边的邓复升却知道这话转得太快,歧义大了,递给他一个安抚的手势。

  “想做的话,写一个初步的策划方案,下周交给我。”

  刘小别惊讶地抬起头。王杰希大小不一的眼睛似笑非笑:“怎么,不想做?”

  “想!特别想!”刘小别拎起笔记本,“我现在就去写!”

 

  时尚之声的当家主持楚云秀手里捧着笔记本和茶杯,腰杆挺直,老远就能听见鞋跟在走廊地板上磕得节奏稳定。

  广播电视大楼里穿高跟鞋的女同事车载斗量,能把一双堪当杀人凶器的细高跟踏出女王加冕般气势的却别无分号。王杰希微微颌首正要擦肩过去,楚云秀在身后喊住了他。

  “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楚云秀稍稍压低声音,“唐柔回来了。”

  王杰希点头:“我知道,昨晚碰见她了。”

  楚云秀显然有些意外,随即一脸“我懂的”挑挑眉:“行啊你,把握机会啊。”

  “说到哪儿去了。”王杰希哭笑不得,指指会议室,“赶紧开你的会去吧。”

  当初知道他俩事情的人不多,楚云秀是其中一号,端着一张过来人的脸,一直深恨他没像韩剧男主一样追到机场把人拦下来。

  可这会儿真没空跟他扯。楚云秀狠狠白他一眼转身就走,蹬着高跟几乎要把地板戳穿。

 

  不能跟王杰希扯,唠嗑唐柔总行了吧。

  R市在民国时候是港口通商城市,颇有些各国大使馆及租界的遗迹。唐柔家有座老式别墅,离电台走路也就二十分钟距离,一个人住着也嫌闷,台里几个要好的姑娘陆续就住了进来,象征性地负担部分开销充作房租,大门一关颇有些女儿国的意味。

  当天晚上楚云秀就把唐柔按坐在沙发上审了起来。“难怪昨晚上回来就不吭声,说说,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唐柔装傻,“偶然碰上了呗,有什么好说的。”

  楚云秀拣起一颗枇杷,保养得纤长饱满的指甲撕开金黄的表皮:“装吧你就,心里没点感觉?我看你走了他也有阵子没好日子过,真没希望啦?”

 

  苏沐橙从沙发扶手跨过来,顺手把楚云秀剥好的枇杷抢过去咬了一口,楚云秀不留神遭了暗算,伸手往苏沐橙紧实的大腿拍了一掌。

  “云秀你别折腾她了,”苏沐橙抱起个靠背枕头陷进沙发里,得意地啃着枇杷,“柔柔走的时候那样子你又不是没看见,好不容易精神抖擞地回来,又要交给王大眼儿折腾啊?我可舍不得。” 

  楚云秀啐她:“我看你是自己情路平坦就不知道为情所困是怎么回事,我就觉得他们那会儿分得不明不白的不是个事儿,是不是唐柔?”

 

  王杰希在台里几乎是最年轻的频道总监制,上司又器重,他新人时期留下的外号算下来也就只有比他更年轻就当上总监制的叶修会不客气地喊上两声。苏沐橙近墨者黑学了过来,每次一逗唐柔就恼得掐着她腮帮闹。

  可今天唐柔敏感地觉得苏沐橙异样地沉默了一下。

  没等看清楚,楚云秀又在唐柔膝盖上猛拍了一爪子,穿着睡裙露出的白生生一片皮肤发出一声脆响:“问你呢,给个准话儿,真要没想法了,我以后再不提了。”

  “……真没了。”唐柔也拈起一只枇杷细细剥皮,“早都过去了,没那心思了。”

  感情这玩意儿有时也像当季的水果,新鲜正当时令自然诱人胃口,过了季再看只剩萎顿败兴的颜色。便知道守着也没什么意思,该让下一季水果上市了。

  唐柔把枇杷核吐在掌心,随手扔进了桌上的烟灰缸。

 

  楚云秀把堆满了果皮的烟灰缸往厨房垃圾桶倒,唐柔跟进来使了个眼色:“沐沐有点不对?”

  楚云秀皱皱眉:“她没跟你说?”

  果然有事。

  “跟叶修吵了一架,回来闷了两天,好容易开口,跟我说在考虑分手。”楚云秀打开水龙头利落地冲了干净烟灰缸,又搓了抹布把溅上水的周边擦干。排气扇嗡嗡地转,小小的厨房无形中笼罩了一层隔音的虚像。

  幸好不是戴妍琦那小姑娘,不然这会儿就该扯着嗓子大喊“沐姐姐跟叶哥都能说分手,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可唐柔也结实吓了一跳,觉得信息量太大转不过弯来:“他俩还能吵起来?”

 

  也难怪,哪有情侣不吵架的,王杰希和唐柔那会儿也不吵,可磕磕绊绊从来不少,生着闷气到了最后,一吵就是天摇地动。

  可叶修和苏沐橙是真不吵。唐柔认识他们也有年头了,这俩似乎天生就默契得令人发指,哪怕蒙上眼睛一个指东另一个绝不走错西边,一个喜欢巴萨另一个就绝不支持皇马。

  说实话唐柔出国那两年最怕的就是他俩突然哪天就结婚了,她赶不回来参加婚礼,那得遗憾一辈子。哪想到一回来竟然是这样的消息等着。

  “我以为……”她喃喃说了三个字,心口像塞进一团棉花,沁湿了闷得透不过气。

 

  楚云秀勾起食指在唐柔耳垂一弹:“别瞎想了,谁家谈恋爱不闹别扭的,他俩这么多年也算正常了一回,没准儿再和好就真婚了。”

  她知道唐柔想说什么,可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一两回“以为”。以为谁和谁会一直在一起,以为有什么人什么事抓在手里永远不会放开,以为有些故事的结局已经看得到头。

  莽莽红尘过客万千,谁心里没有装过那么几个“以为”。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21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