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全员/主王柔】黑白配(一)

※ 温馨提示 ※

 

关键词:AU/BG/TAG

 

(一)

 

  初夏的过云雨说来就来。

  从停车带往KFC走的半路一阵风过,带起一帘骤雨浇了半身,王杰希暗叫倒霉又不好退回去,一咬牙跑起来冲进玻璃门里。

  加完班实在饿得慌,从台里出来拐个弯看见招牌就有点扛不住。这下可好,不想淋得湿透,就得老实被困上一阵。

  雨声在窗外刷过,雷声隐隐,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下不完。他索性也不着急打包了,点了汉堡和可乐找了位置坐下来,咬着吸管寻思是不是再加对鸡翅。

 

  深夜的KFC关了一半的位置,零星一两个抱着考试教辅的小白领埋头写写画画,穿着制服的女服务生低头拖地上的水渍,长长的马尾顺着弯腰的姿势从背上滑到前面,又被随手抛回背后。

  汉堡啃得只剩最后一口时店里推门走进来一个苗条颀长的女孩,收了伞冲着外面用力甩干,手指胡乱地拨了几下短发,甩甩头上的水,像只洗完澡的猫。

  女孩长得好看,五官轮廓鲜明的那种好看,健康的小麦肤色,随随便便穿着背心小热裤,露出一双曲线绷直的长腿,往点餐台走得脚步轻快,像从玻璃门外的恶劣天气里撕出来的一股生气。

  被王杰希咬着的吸管忽然一松,轻巧地从指缝滑开弹了个弯。

 

  雨势似乎变得更大了一些。水花趾高气昂砸落,奈何隔着玻璃,听起来便只剩虚张声势。

  王杰希没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站了起来,在舌尖打了好几个转的名字始终没有出口。可乐杯捏在手上渗出冰冷水珠,顺着手臂蜿蜒淌落。

  唐柔接过服务生找的零钱,似乎有好几个硬币,摊在掌心数了数,一枚一枚收进钱包的小夹层里。察觉身后有人,往一侧让了让,抬头随意望了一眼。

  这一眼便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琥珀色的杏核眼底走马灯似的闪过错愕和僵硬,王杰希不知为何心情好了几分,话说出口也轻松起来:“这么巧?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柔迅速恢复平静:“就前几天。”

  王杰希问:“在外面还适应吗?”

  唐柔答:“挺好的。”

  大概是觉得自己回答得太冷淡,又补充一句:“就是天天阳光灿烂,晒得乌漆墨黑的。”

  王杰希笑:“不是要等养白了再回台里吧?”

  又来了。金牌监制挖角神人,三句话就能绕到他想套的信息里去。

  冤家路窄,唐柔放弃了挣扎:“哪能呢,下周就回去报到了。”

  “还去都市?节目安排了吗?”

  “没呢,说是回去先做策划,等台庆改版再排。”

  “嗯……”

 

  话题像被拧紧的水龙头戛然而止,水管里还有呜呜想要往外漏的声响,却只能嘶哑挤出一两滴来。

  及时端出的咖啡让冷场没有持续太久,服务生熟练地往外带打包袋里加入标配的奶糖,说了句谢谢光临请慢走。王杰希很自然地叮嘱了一句“奶糖双份”,唐柔摆手阻止:“不用,一份就够了。”

  王杰希一怔。

  唐柔垂低眼睛看着杯子:“现在不用那么多了。”

  ……这样。

  王杰希回过神来:“挺好,能连咖啡一起戒了就更好了。”

  以前他就没少念过让她戒,结果反倒被她带得上了瘾。只是没她这样重的依赖,半夜断粮了什么速溶快餐都肯要。

  可他不知道她要求多奶多糖的习惯已经改变。

 

  那时唐柔还能斜靠在沙发里捧着iPad懒得动,伸脚踹踹沙发另一头的王杰希赖他下楼去买。王大监制抱着笔记本装死不动弹,她便坐起来恶狠狠威胁“真的不去?”

  不消几个回合,宁死不屈的“打死我也不去”就能变成黑着脸换鞋下楼。她喜滋滋接管本子替他刷DNF,直到门铃响外卖到,屏幕上的魔道学者还在耀武扬威。

  而现在唐柔电脑里的DNF已经许久没有更新客户端。

 

  王杰希不知道她也已经走神去了时空隧道,以为是又沉默反驳他多事,没有再提咖啡的话题:“还住那座房子吗?送你回去?”

  唐柔摇摇头,抬起眼睛微微一笑:“不用,拐个弯就到了。我先走了。”

  过云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街砖坑洼不平的缝隙里暗沉的水色微不可辨,王杰希在驾驶座看着唐柔撑伞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才发现身上被淋湿的布料还贴着皮肤,冰冷黏腻,像莫可名状的心情。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20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