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C'est la vie(4-5)

- CP:吴雪峰×叶修(文中称叶秋),无火锅底。

- 有BGM,慎入。

 

※ 章节汇总 ※

※ The Last Chapter ※

 


4.

 

第二天早上吴雪峰醒来的时候半边床空着,一个打挺坐起身环视一圈,突然想起叶秋是早上的火车回H市,他下午才出发回自己家.

重重又倒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呆。

 

夏休期才过去一半,两人原本还商量去周边转转。昨天在老郭家里说起今天火车票还退不退了,结果没商量好就闹将起来。

后来……

吴雪峰又感到一阵头痛。

他知道叶秋并不是没有计划的人,只要他愿意,走一步看十步的眼神也不是没有。只是吴雪峰比他更有精力分神去想荣耀之外的事,退役,定居,置业,进修或者工作,父母以及家庭。

统统都是叶秋还远远没到时候能和他一起规划的事。

 

他不认为叶秋应该分心在这些事上。他年轻骄傲的斗神此时征途才刚刚起步,眼前是整个朝气蓬勃的荣耀联盟,还有漫长的充盈丰沛的空间。

而吴雪峰能走的路已经无可逆转地到了尽头。

一条向上延伸的直线坐标和一道开口向下的抛物线,即使有那么一段相交,又能走出多远。

 

何况二十六岁也并不是一个称得上沧桑,能够承担得了太多的年龄。

吴雪峰自嘲地想。他倒是真想有底气说出“我养你”这样上得了电影出得了书的台词,可这会儿他甚至没想好怎么养活自己。

选择这条路的人大抵都有活在当下的意思。就像当初他们谁也不曾为各自隐秘而疯狂生长的情愫纠结太久,在一起夺得第一个冠军后回房间的深夜,吴雪峰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在走廊一端靠着墙抽烟的单薄身影在等着什么,而他没有片刻迟疑迎了上去。

 

聪明人之间的掩饰和克制都是多此一举。既然从前可以让一切顺理成章自然发生,如今自然也不该设想太多种结束的方式。

吴雪峰转过身把头埋进身侧的枕头,消毒水樟脑丸的味道混合着洗发水的香气,独独没有人身上残留的气息。

 

房门突然被敲响,几乎要陷入回笼觉里的吴雪峰带着被惊醒的恼怒打开门,张口几乎要骂,却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惊得合不拢嘴巴。

不是吧你,这么能睡!

叶秋推开他走进房间,把行李往床上一扔。转身掏出两张火车票晃了晃,问他,海拉尔,去不去?

 

吴雪峰心里闪过刷屏般的吐槽和卧了个大槽,身体却不由自主迈出几个大步,伸手一带把叶秋整个人扯进怀里,几乎用尽力气箍紧不肯放开。

宛如失而复得。

 

5.

 

真他妈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火车上坐了一天一夜,吴雪峰被硬卧的床板硌得腰酸背痛,苦着脸说祖宗你就不能买张机票?对面人啃着个苹果一脸的理所当然,穷啊,钱都借给别人了,一会儿旅店房费记得给我垫着啊。

……

 

吴雪峰无语地从包里抽出一件长袖衣扔过去,说,穿上。

干嘛?叶秋嫌弃地瞥了一眼。

海拉尔这会儿天气比H市秋天还凉快,你以为跟B市似的恨不能背心裤衩就上街啊?

……那你呢?

我可是冬天零下二十多度的地方活下来的,这点凉小意思。

叶秋鄙视一扫,发现对方骨架确实比自己沉实一圈,立马从善如流地捞起衣服套上。棉质的卫衣柔软厚实,刚满二十的身量还像没长开的少年,肩膀垮下去袖子长出来,穿在身上空荡荡地透风。

 

和同是旅游城市的H市不同,旺季的海拉尔市区人口密度依然稀薄。街道清爽干净,绿化植株晴翠的树冠里缀着细碎的小花。

两人在来的火车上手机订好了快捷酒店,入住后在柔软的床上摊平了被火车折磨了将近三十个钟头的腰骨,迷糊到肚子发出咕噜噜的红血警告,才发现已经过了午饭的点。

叶秋趴在枕头上两根手指翻着刚在前台顺的旅游指南,没怎么为了玩出过远门的宅男盯着吹得天花乱坠的景点犯了难。

 

床头灯晕得柔软的一绺头发透出薄薄的淡金色,眼看快滑进眼睛里,不怎么浓密的短短睫毛用力眨了眨。吴雪峰侧躺在一边伸出手帮他拨到一边,他偏过头来半眯着眼笑,额头抵下来啄了一口。

吴雪峰被一笑一啄得心里一荡,手一拢把人环进怀里。叶秋肩膀一挣要躲,耳边擦过温柔不带情欲的声音,别动。

就那么圈着缩着,大概只过了几分钟,又好像相拥用掉了剩下的半个夏天。

 

赖够了起来去找吃的,吴雪峰显得很有经验地拍着出租车司机肩膀说师傅您就直接带我们去您平时爱去的本地馆子,再给我们推荐俩地道菜吧。要不我们俩也吃不了多少,请您一块儿吃?

事实证明吴雪峰这次的豪爽特别实用,内蒙人民太热情实诚了,菜碗都做成了脸盆的规格。老板娘拎着热水瓶一边倒酥油奶茶一边挺高兴地说着你们运气好,今年雨水多,草长得特别好,羊肉都比往年好。

年轻小伙子见到肉简直走不动路,一盆羊排手抓着就啃了个干净。放下骨头满足地灌了一大杯奶茶下去,饭桌上就跟这位姓汪的师傅敲定了未来几天包他的车逛呼伦贝尔。

 

结束这顿吃到了下午茶时间的午餐,两人沿着汪师傅推荐的路线慢慢地逛了一圈市区。走到成吉思汗广场天色刚好暗下来,绛色的云霞在西天烧得疲了黯淡褪去。

烧烤摊和小商贩安营扎寨般拔地而起,有人嬉闹,孩子蹦跳。棉花糖的铁皮桶轰隆隆转,卖气球的吹起一个一个五颜六色的卡通形象,一不小心松手放跑一个,折射着阑珊灯火缓缓飞向天空,消失不见。

 

夜风清冷,吴雪峰到底给吹起一身细密的鸡皮疙瘩。叶秋察觉后损了他两句吹牛不打草稿,然后把头扭到一边,假装不经意地伸出手,十指相扣,揣进了自己口袋。

 


— TB再C就要开虐了 —

 

※ BGM:刘若英《知道不知道》,姚谦/词。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 所以脚步才轻巧
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 因为注定那么少

 

※ The Nest Chapter ※


#甜一甜# #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