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吴叶】C'est la vie(1-2)

- CP:吴雪峰×叶修(文中称叶秋),送给 @秋声隔雁声 (为了爱你连老叶都糟蹋了【雾)

- 卡文换心情的产物,第一次突破良知底线,总算不再是“看起来完全是粮食的伪耽美”了。有肉渣。

- 本文开始时间为第二赛季夏休期,人物角色和原著有较大年龄差距,性格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 有BGM,慎入。

 

※ 章节汇总 ※

※ 主题曲(?)※

 


1.


从郭明宇家里出来叶秋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跟刚才嬉皮笑脸给韩文清劝架的样子判若两人。

吴雪峰有点头大。

 

别看场上打得死去活来,他们这帮谁不是没联盟之前就在网游里干过架又联过手跟别人干架的交情。刚有联盟的时候经常三五支队伍打乱了凑一块儿乱坐,看着隔壁感慨艾玛以前你小子还是我们公会的,居然跑别人战队当了叛徒。

到了第二赛季,战队开始分出点三六九等,利益冲突多起来,肯凑一块儿的越来越少。叶秋端着个荣耀教科书的名号没事还喜欢群里嚎一嗓子把人凑一起谈谈学术顺便聊聊人生,可如今大家连攻略都不再肯写生怕藏不住私,这次来的就剩他们三巨头。

 

奖金也不多,都没什么钱,坐着火车叮叮咣咣地来了。吃着火锅聊着天,老郭一不小心说了想退役。

小韩当场就踢了凳子站起来。

 

蓝雨刚退了个魏琛,人是不要脸吧,技术都是看在眼里的。微草那边好像也定下来换人了。百花那俩在网游的时候就自成个小圈子,打法也是自成流派谈不到一块儿去。

剩下其他混了两年没拿到名次的,看不出什么前景的,零零星星走了一堆。换游戏打,改行做电子产品,再次一点的回去代刷代练伺候人民币战士。

 

韩文清气得脸色铁青,梗着脖子就骂看不出你郭明宇也这么没出息,刚打赢了霸图就想跑。嘉世呢?就不想按着嘉世揍回去啊?

——喂喂喂。叶秋听不下去了。

老郭也是没办法。吴雪峰跟着劝。他家里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年纪又大了,改行要趁早。

 

郭明宇家里负担重,比赛的奖金都填了母亲的医药费。有朋友招呼回家里做个小生意,离家近又稳妥。

追求梦想,听起来挺炫,可谁活在真空世界,梦外没有三亲六戚,柴米油盐。

郭明宇反手拎起韩文清衣领吼回去,小子你懂个屁!你打得风生水起有的是年纪蹉跎,你跟我谈出息?出息能当饭吃还是能让哥年轻五年?!你知道家里有人等着养是什么滋味吗,啊?!

 

现在吴雪峰觉得一定不是错觉,那一霎叶秋的眼神也黯了,劝架的手明显地滞了一下。

总不是这会儿才知道心疼一拍桌子就摔出去借给郭明宇的那笔钱吧。

 

2.


回到旅馆叶秋就倒在床上不动弹了,吴雪峰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踹了他一脚,软塌塌沉甸甸地死尸状晃了几下。

然后诈尸起身扯着浴巾把他拉倒在床上,双手缠过来把人箍住,鼻尖抵在颈窝。呼吸滚烫,吴雪峰半边一下从手臂麻到蝴蝶骨。

别闹了,起来洗澡。勉强抽出手来在叶秋胳膊上拍了两下,掰不动。

没闹。埋在颈窝的声音含含糊糊,张开口咬在劲动脉上。不重,舌尖抵过血管。

吴雪峰喉咙滚过一声呻吟,翻过来把他压在身下。

 

结果还是吴雪峰连抱带拽吧人弄到浴室洗的澡。

叶秋斜靠在浴缸里任热水从头上淋下来,人懒得像抽掉了骨头。

做得并不狠,吴雪峰一向照顾他情绪,连这种事上也顺着。到了最后关头被勾着腰不许出去,退到一半的器官无可忍耐地重重撞回深处,整个人交待在里面。

始作佣者在喘息里睁开眼睛,笑得全身一抖一抖。还留在体内的部分敏感至极,他皱着眉瞪着身下人简直没了办法。

 

好像是最近才开始有的事。说两句撩拨的话,在大庭广众下突然十指交扣又放开,在言辞在小动作在两人的情事里漫不经心地撩拨底线,看见吴雪峰狼狈招架的样子笑得特别猖狂。

可是叶秋这样的人哪会有那么多的不小心不经意。他不小心的时候一定是故意的,就像在场上卖弄的空当一样。

 

吴雪峰挤了点洗发水给他搓头发,职业选手的指甲修得刚刚好,挠在痒处从头皮松弛到脚趾,叶秋在热水里舒服得半眯起眼睛。直到泡沫被冲干净,开始要做些更深入的清理了,才忽然懒洋洋地开口。

你是不是觉得我又在强出头?

习惯了。吴雪峰手扶在他腰上示意抬起来点,说,他们确实都不容易。

呵。叶秋不情愿地动了动,方便被服务,嘴里却没停。没赶上好时候的人太多了,才看到点盼头,不能让他连末班车都赶不上。

 

话尾嗓音变紧,身下两根手指探进不能提的地方,轻轻曲起翻搅。

吴雪峰叹口气,可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一下。

我有什么可考虑的,一口气拿个十连冠也就那么回事。叶秋抬起手搭在他肩上勾起嘴角,一脸张狂的样子努力忽略身下手指的触感。

随动作从体内深处淌出的液体带走了残存不多的体力,水汽氤氲里声音听来都像说着梦话。怎么,怕我以后养不起你?……呃!

 

忽然被用上了一点力,叶秋一句话没说完哑在嗓子里。不恼反笑,索性作死地把人脖子往下一勾,贴着耳边轻喘。要不,你养我也行。

手指在内壁刮搔的角度骤变,熟练地找到某一个点,抵在上面短且促地摩擦。怀里人背脊一绷,言语戛然而止,嘴一张咬在他耳垂上,摒着呼吸又松开,一条湿软的舌沿着轮廓勾进耳朵,下唇描过耳后敏感的皮肤。

简直分不清是谁在撩火。

 

心里又都明镜一般。

有些事不想最好,有些话不谈为妙。可人总有不想讲理的时候,就像追着一部连载的小说走了许久,结局早有剧透,没看到最后还是心有不甘。明知道怎样才最合理,偏想着能抓住那支翻云覆雨笔改写成什么。

又怎么落笔都不对。

 


— TB我尽量有C —

 

※ BGM:谢霆锋《边走边爱》,林夕/词。

蒲公英跟你共舞飞得再高 还可走几多里路
从相识走到共处接近同步 下一站就变陌路

这一生多侥幸赶上过你 不想知终点时你在何地
不管几多里路也试过缠在一起 未算别离

 

※ The Nest Chapter ※

 

#我为冷CP立过功#

评论 ( 32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