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汉广(二)

- 便是不能太认真,较真起来写一行字查两个小时原文,几乎忘了“随便谈谈恋爱就好”……

- CP预警:魏琛×陈果和叶修×苏沐橙早晚要乱入,不过喧宾夺主是不好的,尽量控制在自由心证范畴内。

-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以及,我是真不会写叶修啊……

 

※ 上一章 ※

 

(二)

  

  同一时间的B市主场,微草11:4轻取越云,王杰希甚至根本没在个人擂台赛事里登场。出来后就着场馆赛报看了一眼积分,眼睛扫过兴欣战队,带了一点不易觉察的笑意。

 

  另一边,应付完新闻媒体的兴欣众人在唐柔的提议下,起着哄把还在训练室的、回了宿舍的、聚在网吧的,能叫的都叫上,跑到路边吃起了宵夜。

  要给一群汉子当队长,少不得拿出点打成一片的豪爽劲。男队员拉不下脸敲诈,自己可不得主动点。难怪楚云秀娇滴滴一个场下看八点档场上也不大强硬的软妹子,当了几年队长硬是磨成了大姐头。

  唐柔张罗着把菜点上,招呼老魏不够的看着再加点,感觉到口袋里手机在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嘴角浅浅一弯抿出个弧度,给陈果使了个眼色,跑出门外。留下一屋子人起了个小哄,很快被老板娘镇压下去。

 

※   ※   ※

 

  唐柔和王杰希的事,居然是被方锐和阮永彬撞破的。

  要让严谨的罗辑来说,说是“撞破”也不算太准确。唐柔在跟王杰希确立了关系后就直截了当问过,低调一点防火防盗防媒体是必要的,但双方队员是不是要刻意回避。

  王杰希没怎么迟疑就答了她,只要你不觉得不方便,我觉得没什么好瞒的。

 

  没过几天,方锐带着报道后在屋里打了好些天游戏没出过门的阮永彬逛H市再吃点特色餐馆,在靠里的卡座看见唐柔和王杰希对坐正边说边笑着什么的时候,假装没看见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擅长给人惊喜的猥琐流大师保持着张口结舌的姿势,伸出手指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晃了几圈,真诚的眼睛里写满了:“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方锐找了老板娘咨询当地陪该去哪儿吃哪儿玩,陈果推荐的刚巧是她经常跟唐柔一块儿去的地方呗。

 

  结果王杰希也不含糊,当天晚上就以送唐柔回宿舍的名义上门拜访了,被早就正坐恭候良久的兴欣众人团团围住,一群雷声大雨点小的人凑在一起你推我我推你,明明一肚子话又没人肯开口说,最后到底是叶修揉着鼻子开了口:

  “我说大眼啊,男人要有担当,什么情况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自己招了吧。”

  王杰希不动声色:“你要我招什么?”

  荣耀教科书在八人一卦上的实力只有战五渣,可叶修何许人也,其脸皮英姿飒爽,可值五分。

  扭头看了一眼笑眯眯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的苏沐橙,后者把手上的瓜子壳一扔,拍拍手向前倾了倾身体:

  “当然是从头招起啦~”

 

  兴欣最不缺的是什么?没下限的家伙。

  除了这帮家伙呢?总量在联盟都排得上号的妹子。

  妹子最不缺的是什么?当然是八卦精神。

 

  王杰希起身告辞的时候,包括悄悄坐在边上没吭声的乔一帆和莫凡都已经大致知道了他跟唐柔熟识的经过。夏休期在B市巧遇,遇了一次又一次,就遇到一块儿去了。魔术师和战法的闪电作战,值得借鉴学习。

  妹子们七嘴八舌合过了生肖星座血型,甚至仔细考核双方了解程度——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听谁的歌,穿多大码的鞋子,可乐选可口还是百事,皮蛋淋酱油还是撒白糖,相机选佳能还是尼康……

  考核成绩……算了放水通过吧。

  叶修站起身:“正好烟抽没了,我就顺便送你一趟吧。”

 

  H市的盛夏到了晚间依然酷暑难当,叶修在楼底昏黄的路灯下站住脚步,似笑非笑开了口:

  “行啊大眼,看不出来啊。”

  王杰希挑挑眉:“难得也有你看不出来的时候。”

  “啧,都说恋爱的人智商不怎么样,你倒长进了。”叶修大度地不予计较,双手往路边栏杆一撑,“都想好了?”

  “想好什么?”

  “装吧你就,”叶修“嗤”了一声,“小唐可是个认真的性子。”

  王杰希往扶栏一靠:“你觉得我就不认真?”

  “认真,就是太认真了。”

  “……”

 

  叶修敲敲扶栏,划出几个龙牙天击三段斩的操作手势:

  “小唐的认真,那是不委屈自己的。你说她任性也好,霸道也好,她要认准了什么,只有一条道走到黑,走到死胡同就把墙撞开,真把路走绝了,也得宁为玉碎。”

  他侧一侧身,口吻懒洋洋像戏谑也像拖出的语重心长:“大眼啊,恋爱可没那么轻松,你倒是会妥协的人,只是都给微草了,还留了点给自己没?”

 

  王杰希沉默两秒,顾左右而言他:“你倒说得像有经验一样。”

  “那是,过来人啊。”叶修蛮不在乎,“你以为我们能有多少精力能分出去,感情好的时候攻击加成,出现问题就是debuff,还得惦记边上多少双眼睛看着。在这圈混这么久,血淋淋的例子你就没见过?”

 

  他看见王杰希微微蹙起来的眉,停了下来。

  叶修并不怎么热衷或擅长干涉别人私事,话说到这份上也该适可而止。伸手拦住刚好开过来的一辆空计程车,招呼王杰希上车。

  后者慢吞吞钻了进后座,开车前摇下窗户伸出半边脑袋,声音不大但挺清楚地说了句:

  “谢谢,我会多留意的。唐柔那边有劳多关照了。”

 

  车开出去老远,叶修冲着车尾排气管琢磨过来,嘿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劲啊。

 

※   ※   ※

 

  兴欣对嘉世的复盘,个人赛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首战的余之乐是这个赛季刚签来接任迎风布阵的术士,第九赛季在临海出道,跟着赵杨最后拼了一把,眼睁睁看着海无量被放弃,队长心灰意冷退役,在队伍最心气低迷的第十赛季坚持了一年,不甘心跟着队伍直接摔出联盟,试探着在续约前和兴欣接触了一把,低调地自由转会了进来。

  第一次正式比赛,碰到气势汹汹的战斗格式,倒也沉得住气,周旋掉了对手58%的血,留了一个不到半血的邱非给莫凡爆发了两波就带走了。

 

  问题主要出在团队赛上。

  兴欣的团队赛,长时间以来其实相当依赖于叶修丰富的经验和应变强行穿在一起。

  因为有叶修在,强硬的唐柔身后空当总有补充,脱线的包子找得到呼应方向,猥琐的方锐可以游离在外形成牵制,团队策应型的苏沐橙和乔一帆有相当大的机动性,短板治疗安文逸得以在这样的团队联结下发挥着他的长处。

 

  素来以苛刻的理智衡量着自己能力的安文逸正是因为看穿了这一点,在叶修退役后也选择了离开。

  他从未考虑过转会,可是自己的天分有限,水平不大可能再有大幅度的提升。兴欣需要新的战略方向,继续建立保护自己的战术负担太重。

  此时的兴欣已经不比叶修需要主动到网游里发掘人才的时候,漫长的夏休期不断有以职业为目标的年轻人前来自荐,兴欣甚至从中选拔了一名年仅十七岁的小剑客作为替补选手。

  这其中,来自呼啸战队的牧师阮永彬的投石问路引起了兴欣最大的兴趣。

 

  从第九赛季开始,呼啸一直深受转型不彻底的困扰。原本以犯罪组合为核心的战队放走了林敬言,和留下来的方锐依然无法调和,过了一个赛季只能连方锐一并放弃。没想到接下来的赛季,还是因为连治疗都习惯了猥琐风而走进了死胡同。

  第十赛季呼啸无缘季后赛,放出两千五百万叫买张新杰失败,外人只是看了一场热闹,身处其中的阮永彬处境却万分尴尬。

  呼啸没买成张新杰,虽然没说要阮永彬走,但可以随时舍弃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阮永彬非常尴尬,阮永彬进退两难。

  治疗从来都是一支队伍里比较超然的存在,地位稳定,很少流动。呼啸的这种态度,逼得他进入了比当初的林敬言和方锐更为被动的局面。他们还可以转会,可以转型,但放眼联盟,几乎没有留给治疗的空位。

  呼啸好歹是经常能进入季后赛的中游队伍,阮永彬在这里效力了足有六年,要退役还早,要沦落到不入流的队伍再混几年又不能甘心。

  想来想去,他的目光落在了刚刚夺得冠军的、众所周知有一块治疗短板的兴欣身上。迂回地向方锐探了探口风,几经沟通,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兴欣接受阮永彬,也不是全无风险。唐柔跟唐昊其实是一样大开大合的刚猛路子,虽然是由联盟心最脏的前战斗法师一手教出来的,不容小觑,但场上磨合处理得不好,难免重蹈呼啸的覆辙。更别提当初为安文逸量身定做的小手冰凉银装的属性调整,唯一为此振奋的怕只有找到了新课题的关榕飞了。——当然,对于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那套装备,他也是相当不舍的。

  不过就目前来看,兴欣对于藏匿的牧师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加上大家对方锐的适应、方锐和阮永彬彼此对昔日战友的了解,阮永彬似乎正在平稳过渡中。

  即使如此,兴欣这个团队里,魏琛感叹的“太任性了”依然是不易克服的难题。包子已经努力适应从“听老大的”转型向“听另一个老大的”,可场上对战术的实际执行和应变并不是一两场就能磨合的事。

 

  “路还长着啊……”

  当天晚上,唐柔在宿舍里开着语音通话,对着电脑那边的王杰希,露出了一个当初在他手下连败时一样并不讳言失败,却也没有气馁的微笑。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11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