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耽美|乔高/高乔】好久不见(上篇)

- 爪机码文码上瘾了……

下篇-乔一帆

 

高英杰篇-好久不见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喧 和你坐着聊聊天

 

很久以后回想起来,高英杰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同一期的训练营队员里,自己偏偏就和乔一帆走得特别近。

那时候的日子过得有些混沌。他从小是内向害羞的孩子,有一天开始打游戏,连说话都不敢正眼看人的男孩儿突然显露出热情和活力,敏捷灵巧如找到水源的鱼。

邻居家已经开始工作的大哥哥年少时也做过电竞选手的梦,连着输了好几把,摘下耳机惆怅了三十秒,认真向他家人提议:“小杰有天分啊,不好好培养一下太可惜了。”

 

而后他便进了训练营。

 

那一年微草连冠之路刚刚被蓝雨挥剑斩断,队里上下看见喻文州接受采访都要黑两把皮笑肉不笑一肚子坏水没安好心。憋了一个夏休的火气在刘小别横空出世以新秀之姿打出十三个剑影步时铺天盖地找到了宣泄口,却又在他手速失控很快被竖起的新秀墙前堵得心浮气躁。

在这个时机被指名作为王不留行继承者培养的高英杰,不恰当的形容,简直是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

怎么会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怎么会突然寄予这样的期待,他自己并不太清楚。他只能感受到身边的目光变得复杂多样,有羡慕,有嫉妒,有期盼,也有怀疑。

 

可乔一帆是安静的。

高英杰说不上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安静。明明他替自己开心的样子也有些羡慕,明明他坐在电脑前埋头苦练的表情也有些落寞,可是空气里那些躁动如静电噼啪的细小杂音,在他身边似乎有一圈真空的屏障,让高英杰能躲进去,世界顿时归于平静。

 

他想,那或许是因为乔一帆喜欢的是全部的自己。

被视为王不留行接班人的自己,被称为荣耀天才的自己,对此信心不足的自己,猛烈的攻势里忽然就手软的自己;

常常蹲下来逗微草训练营门口那只猫的自己,舀汤的时候总会洒在桌上的自己,袜子不小心穿错了颜色的自己……

都是那双诚恳又温柔的眼睛,不带偏袒地如实接纳下来,从不写着探究考量,更不会流露焦急失望。

 

他因此无法自控地越靠越近,像一只蹒跚行走的幼兽,紧紧蜷在另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窝里,相互汲取温度,等待严冬过去,万物生发出足以成长的养分。

他们分享每一个期待和愿望,交流每一天看到听到的人和事,抱怨同一个食堂师傅的手艺,钻进同一床棉被抵御比供暖期早到的寒流,分吃同一块蛋糕沾在嘴角……

然后说不清是谁越靠越近,近得彼此呼吸交融,睫毛扫过对方脸颊,在嘴唇印下比睫毛更轻软的亲吻。

 

那时候未来那么远,希望那么长,以为场上场下总能并肩,两人十指交扣就可以永不放开。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乔一帆刷鞋的时候会把鞋带仔细拆下来,晾干之后再穿回去;煮泡面的时候要在里面卧一个荷包蛋;睡觉的时候姿势很乖,只是表情有时蹙着眉,不知是不是梦做得不开心。

高英杰以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乔一帆,了解到知道他用哪个牌子的牙膏,几天会刮一次还不浓密的胡须。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乔一帆始终得不到上场的机会,每一次名单公布,那双也带着亮光的眼睛黯淡熄灭,然后在又一次被前辈招呼去买水时抬起来。依然温柔安静,安静得让他心里抽痛。

 

高英杰渐渐无法读懂乔一帆的安静。每一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事忙碌不停,刻苦在这里只是基本条件,埋头苦练的乔一帆在这样的队伍越发不引人注意。

可是高英杰知道有些什么不一样了,他说话时的眼神不再专注看着自己,他有大块时间没有向自己说明,他们的配合开始跟不上节奏,他们不再谈论关于将来的梦。

他们偶然仍在没人看到的角落拥抱亲吻,他的倾听安抚着高英杰的茫然不安,他的声音疲倦但温柔依旧。

他说,都会好起来,都会过去的。

 

直到乔一帆忽然选择了一个毫无关系的职业和账号去挑战第一阵鬼,然后在他担忧的目光里头也不回走出会场,高英杰才发现,那个永远安静的屏障像是海沙堆砌的城堡,早已无声风化剥落,最终分崩离析。

他却最终没有勇气追出去问一声,为什么。

 

和乔一帆分开后,有过那么一天,高英杰看见周烨柏向柳非喊了一声:“喂,渴死我了,有空没?下楼帮我买支喝的?”

柳非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没空,自己不会去啊?”伸脚踹了一下隔壁肖云的凳子:“听见没,那边有人要渴死了,叫你去买水呢。”

肖云嘟囔了一句什么,摘了耳机真的就下去了。

 

高英杰又想起似乎有过一次比赛下来,肖云嘟囔过这场没上,打替补看得手都痒了,当时还没退役的邓复升在边上听见了,好脾气拍拍他肩膀,下一场真的安排了个第六人给他,乐得他走上场的姿势都得瑟。

那个时候高英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察觉了什么。他还无法在那一刻就联想起乔一帆的安静和自己无声的焦虑。太过年轻,以至于还不能明白,性格是一柄如何的双刃剑,退一步往往割伤自己,进一步却能破开局面。

 

也许还要很久以后,他才能够明白。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BGM-陈奕迅《好久不见》(国语),作词:施立。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