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黄粱一梦二三年

三年前发了条微博:
最是人间留不住,作者爬墙坑无数。
桃李春风一坑久,江湖夜雨十年更。
转了好几百,可见大家心里都有那么几个能代入的。

这两天说起想填《纸牌屋》,意外发现居然还真有人惦记。我对自己向来没什么信心,总觉得陋文不堪回首,有这么几位还在等的,已是莫大惊喜。

于是回过头忍住尴尬仔仔细细重温了一遍。
感叹,那时可真是,小心谨慎又认认真真啊。

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是,番外篇里,有那么一两处身影,在那个时候,其实是有着某一个心里惦念的人,不自觉照着样子写了下来。
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兜兜转转,终于还是永远失去了那个人。许多记忆也在刻意压抑下慢慢淡忘。
——我自己的“纸牌屋”原来如此脆弱,风一吹就四散了。

但好在,还有能回来的地方,还有能再试一次重新搭建起来的,另一个世界的“纸牌屋”。
希望这一次,我能做得比从前更好一些。

评论 ( 6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