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涟漪(四)

- 本章甜度略破表。

- 难得异性谈恋爱,不甜不腻乎对得起异性恋吗!

- 埋一道千里伏线,本文全篇不出现炮灰情节。

 

※ 上一章 ※

 

(四)

 

唐柔回到家看到门边放了一只行李箱,一边换鞋一边招呼了一声:“爸?”

唐书森从二楼书房走了下来。

唐家是高档社区一座采光不错的复式住宅,本来在郊区也有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可唐书森不无遗憾地说起过,房子买得再大,一天到晚没人在家更空落,还不如在市区里方便。

这不,难得宝贝女儿夏休回来,他还是推脱不过到了东南亚出差,去了三四天就归心似箭,谈完事又匆匆飞回来。

 

“回来啦?”唐书森从楼梯上往下走,“吃饭没?”

“吃过了。”唐柔轻快地应声。

“听萍姐说,最近经常出去啊?”

“嗯,出去见见朋友。”

“哦……”唐书森听了下,故作随意地问,“男的还是女的啊?”

唐柔一愣,口气顿时有点不自然:“嗯……男的啊。”

“哦?”唐书森有点意外。女儿跟男生出去吃饭倒不算太稀罕,稀罕的是,这口气有点不对啊。

他试探地追问了一句:“是新朋友?打荣耀认识的?”

唐柔顿时哭笑不得:“爸……”

 

在关心女儿某些事情方面,唐书森跟一般的父亲也没什么两样;偏偏在不高兴被关心某些事情方面,唐柔也跟一般的女儿没什么差别。

“好好好,不问了。”唐书森讨好地摆了摆手,走到沙发边坐下。过了几秒,忍不住又开了口:

“我看,打荣耀的年轻人不少都是挺不错的小伙子啊,真没哪个看得上眼的?”

“爸——”唐柔真的要毛起来了。

“好好好,不问了,真的不问了。”唐书森转过头去,按着遥控器打开电视。

 

唐柔逃也似的上了楼,回到房间就倒在了床上。

回了回神,随手拿起手机刷开微博,拉开职业选手的分组。呵,还真热闹。

黄少天带着家人跑到阿尔卑斯山刷屏醒目,笑容亮得能把雪山都晒化了;白庶发了特别文艺清新的欧洲小镇下午茶;唐昊跑回K市牵头搞了个BBQ聚会,照片里跟邹远抢一根玉米沾了一鼻子分不清蜂蜜还是油……

但微博能发的动向说穿了都是跟公众的互动,真正的私人信息——

唐柔关掉微博,登录了微信朋友圈。

 

苏沐橙用华丽如幻境仙迹的北极光刷了一版的屏。难怪总决赛一结束,简单的休整安排后叶修就宣布进入夏休期,然后和她一起不见了人影。跑得可真够远的。

方锐和魏琛隔空刷起了下限,一个嘲笑退役感言酝酿了这么久还没敢宣布,另一个嘲笑最后一场团队赛都没上的人还是不要混了洗洗黄金右手跟哥一起退隐江湖吧,陈果忍无可忍在下面回复你们俩要吵约出去面对面吵,魏琛就率先鸣金收兵再没吭声。

楚云秀的画风则“……”得多,不是萌系卡通玩偶,就是“学中医的女生的50条建议”,再不然还有“测一测你是××电视剧里的谁”……

这些还是让沐沐陪她玩吧,唐柔扯了扯嘴角。

 

居然还收到了两条新的申请,打开一看真不知哪个更稀奇些。一个是ID就叫毁人不倦的,申请理由写着“莫凡”两个字;另一条来自QQ离线消息,ID也很熟悉,吴钩霜月,申请理由是:“你好,我是轮回战队的杜明。”

唐柔有些纳闷地通过了申请,同时也收到了陈果在QQ上发来的离线消息。

手指划过和陈果的对话框,她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后安静地在聊天窗口输入了回复:

“好的,我知道了。”

 

B市当地人都喜欢说,南锣鼓巷里哄外地人的东西居多。但也确实有些能消磨时间的小店,摆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唐柔在一家手工陶器店里把玩了一只古朴可爱的杯子,问问价,不大合意,放下来往外走。走出一截回头看见王杰希没跟上来,往回几步,看见他正从刚刚的店子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个纸袋。

她张张嘴想说这怎么好意思,话没说出口突然想起什么,心里一阵潮水拍上来,声音都被堵了下去。

“这不是那天的谢礼嘛,一直也没表示点什么。”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

已经请吃过不少东西了呀。突然变得说不出话的唐柔这句槽也没能成功吐出来,只是挤出微笑说了声谢谢。王杰希不以为意地说了声还是我来提着吧,又讪讪地收回手去往前走。

 

适龄男女,天时地利,有些事影影绰绰,又昭然若揭。

再如何装傻充愣,什刹海边也有的是一双双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提醒,他俩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什么关系。

却默契地无人点破。

 

租了直排滑轮,沿着水边扶栏向前挪动。唐柔完全不见了寒烟柔的气势汹汹,站也站不直地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王杰希几乎是大笑着比划手势要她放开扶手抓住自己,倒退着带她在滑动里稳住身形。

沁满汗水的手心滑溜得抓不稳同样覆盖了汗水的小臂,唐柔不由自主地把手指收得更紧,被自己的狼狈激起不甘服输的劲,咬着牙一边听诀窍一边调整重心,慢慢能够迈动脚步。

 

王杰希松开一只手,让她学着摆动手臂调整姿势保持平衡,又慢慢侧过身去不再背对位移方向,最后带一点恶作剧的,加快脚步,脚下开始划出不规则的弧线。

唐柔刚开始跟得有些吃力,后来渐渐发现,这运行的速度和轨迹完全照顾了她的能力,索性不再挣扎,放松了手臂轻轻摆动,汗水浸透的鬓角穿过一丝凉意,盛夏的风在耳边吹拂得目眩神迷,竟然有种飞翔的错觉。

好像成了场上被操纵的魔道学者,跟随着被称为魔术师的人骑在扫帚上飞行,穿山越岭,涛走云飞,看见了满天的星星射线。

 

停下来的时候唐柔有些收不住脚,分不清是有意还是无意,随着惯性还在向前的她撞进了王杰希恰好张开的手臂里。

前额几乎抵在他肩窝上,唐柔越是慌张,越是站不稳脚跟,维持着一个半挂在他身上的姿势,等最尴尬的时刻过去。这样近的距离,他一定听得到自己心脏在激烈跳动,那样汹涌,轰鸣得耳膜一片模糊。

 

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久到唐柔察觉头顶上不知因为运动还是别的缘故急促的呼吸声逐渐平息,像是深深吸气又呼出过,接住自己的手臂松开抬起,又渐渐要收拢合紧——

 

“唐柔……”

“王杰希。”

 

唐柔抢在前面,第一次直接地喊出他的全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脸。

“我该回去了。”

 

“队里来了通知,夏休期提前结束。”

“我已经订好下周的机票了。”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17 )
热度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