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是过时的老古董了。我仍然要写押韵对句的道德故事。但是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它目的,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清水暧昧也归于耽美,非耽统一归为良识。CP无不可拆逆,推赞写什么都有可能。——然而并不萌all.

ID可以理解为晓川场馆的××维^^
@喵星维 http://ask.fm/Kroviy

© ××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良识|王柔】涟漪(一)

- CP:王杰希×唐柔,前科点此。

- 发现我特别有爪机码王唐的才能。

- 以及把小段子码成坑的才能。

 

(一)

 

B市的晚高峰,等车是个拼人品的活儿。

王杰希的人品一向不算太好,不知道劳模多年攒下的都用到哪儿去了。

他叹口气掏出手机,放弃地准备在联系人里找一个最有可能救场的。身后“嘀嘀”响起了汽车喇叭声。

扭头一看,好家伙,玛莎拉蒂。

 

玛莎拉蒂后座探出来的脸有点眼熟。五官漂亮的妙龄女郎,化着精致的妆,甚至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正常的年轻男士这时候至少应该回一个微笑。王杰希也不例外。

下一秒,听到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向他打起了招呼:“王队长?等人吗?”

王队长的大眼似乎瞪得更大了一点:“……唐柔?”

 

不能怪王杰希的眼睛还不够大,实在是眼前穿着得体小洋装,还戴了一颗小小的宝石项链的姑娘,和上场总是标准运动员打扮那个女选手颇有一点距离。

上了车,倒是唐柔先解释了两句:“我家也在B市,今天朋友聚会刚结束,正好路过。没想到能碰到王队。”

王杰希点点头:“有个饭局,喝了两杯,没敢开车。真是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唐柔笑一下,杏核一样的眼睛在眼角弯了弯。

王杰希觉得应该找点别的话来说说:“还没恭喜你们拿了冠军呢。”他诚恳地补充了一句,“最佳新人实至名归。”

“谢谢。”这句谢谢说得坦率不矫揉,不见得意,也不见谦辞。

就像对上王杰希意外的眼神时,一样的坦然自若。

大眼于是恢复了原来的大小。

 

B市的交通实在是个茶几,堆满了杯具和餐具。

何以解忧,唯有闲聊。王杰希打趣:“早知道你是B市人,当初应该再努力一把挖来微草的。”

杏核眼又弯了弯:

“可能是……战斗法师还是跟有枪炮师的队伍比较有缘?”

这话说的。

王杰希也笑了起来:“狂剑士也不是非要跟弹药专家一起吧?”

——也是,B市还有个义斩呢。

 

不伦不类的玩笑过去,唐柔倒也认真了地偏了偏头:

“那时候……真是什么都不懂。也一直没机会说声谢谢。”

“哪儿的话,”王杰希很快把话还了回去,“兴欣很合适你。”

“是啊。”唐柔有点感慨,“学到了很多。”

“那接下来呢?”王杰希问,“还接着打吗?”

唐柔看了他一眼:“你也觉得我不会继续?”

“怎么说呢……”王杰希沉吟了一下,“总觉得你跟其他职业选手不大一样。”

现在他大概知道是哪里不一样了。

然后咂摸过味来:“也?”

“刚朋友聚会,都在问我玩够了没有。”唐柔往后靠了靠。“可我不是来玩票的。”

 

唐柔从来不玩票,虽然她是最有玩票资本的人。

像她这样出身的子弟都有点业余技能。乐器,舞蹈,绘画,运动。不乏玩得比一般人还好些的,只是没几个会当成正业。

玩物丧志,这样不好。

 

偏偏她认真。学了钢琴,就一条道学到黑。上音乐学院,参加比赛,争取留学机会。

练琴枯燥,但突破瓶颈,发觉自己将一支烂熟于心的曲子弹到顿悟的酣畅淋漓,让她欲罢不能。

弹更难的曲子,登上更高的舞台,捧起更多的荣耀。少年唐柔的想法实在不多,她爱弹琴,仅此而已。

唐书森也由着她。请最好的家庭教师,上最好的学校。女儿好强,轻易不显山露水,他也不多过问。

 

最后女儿却栽在这份心无旁鹜里。

内定保送出国的名额里,到了正式公布的时候顶了个资质平庸的小子,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唐柔拿着一份二流学院的OFFER没说什么。

反倒因为自己的家世,没办法说什么。曝光身份斗背景?拼后台更硬把人轰下来?听起来挺喜闻乐见,可是她不同意。

天大的事,大不过唐大小姐不同意。

 

唐柔到底还是出了国。二流学院也是学,在哪里弹琴不是弹琴。

可有些单纯的热情,泼了冷水受了潮,烧出来的火便不能再是旺的。明亮暖融的火里掺着烟,呛得人渐渐不能忍受。

 

不是她输不起。唐柔争胜好强,却从来也没有输不起。

她从来没有蛮不讲理地觉得,自己想要什么都能做到,一路走去百战不殆。

她不害怕能力有极限,不害怕前方有无法超越的山峰。发现障碍这件事本身就是兴奋的,唤醒她跃跃欲试的战意。

可她要一个正面相抗实力说话的战场。

即使哪天失败,也应该是一路拼杀到弹不动了,遗憾从台上退下,知道更远的风景不属于她。

 

当然,这些话没必要对王杰希说。

虽然他肯定能够明白,荣耀联盟也不是一个没有操纵和博弈的地方。

“我觉得我还能打。”她简单地说。

 

当然不是字面意思。她当然能打,二十三岁还是当打之年,刚拿了最佳新人和冠军,简直太能打了。

王杰希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找到新目标了?”

“以前我老打不过我们队长——当然现在也打不过,”唐柔答非所问,“有一次他夸我有进步,问我觉得荣耀有意思不,我说挺有意思的,现在能超越你了吗?他说——”

她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么容易,就没这么有意思了。”

王杰希几乎立即想到了叶修说这话时诚恳无辜又欠揍的脸,顿时明白了她笑什么,也跟着苦笑了一下。

 

“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追啊。冠军拿了一个,还可以拿第二个。最佳新人拿到了,还可以拿最有价值选手。学会了战斗,还可以学战术。追求了自己的荣耀……还可以追求一支队伍的荣耀。”

唐柔转过头,路灯晃在眼底,光线聚拢又散开。

王杰希忽然几乎听不清她接下来的话。

“王队长不也还在继续吗?”

 

车突然刹了一下,两个人往前栽了不大的一个幅度。司机回过头来道了个歉,前面有人抢道。

槽点应该是玛莎拉蒂居然请司机来开呢,还是在B市的马路上开玛莎拉蒂?

王杰希脑子里转了几个圈,已经想不起刚才的问题聊到了哪里。

 

好在接下来一路无话,顺顺当当到了家。

下车前王杰希好好地又道了一番谢,客气说着有机会请吃饭,唐柔笑吟吟地答应下来。

王杰希上楼推开房门,点亮灯。钥匙在门厅屏风架隔板上撞出清脆一响,在空荡荡的客厅显得有些突兀。

走进浴室,打开浴缸的水龙头,雾气蒸腾起来,镜子染上氤氲。

王杰希脱下身上的衬衣,往脏衣筐里扔的时候下意识闻了一下。若有似无残留着汽车香水的味道。

好像是佛手柑。

 

王杰希把自己没进水里,打断了没章法的联想。

 

— 未完待续 —

 

※ 下一章 ※

评论 ( 14 )
热度 ( 156 )